詹校长的N个绰号
2021-01-27 00:45 来源: 新华社
毕节发布
看见毕节
掌上毕节
打印

“校长妈妈!”看到詹雯来了,孩子们远远地就冲上来,打招呼、拥抱、击掌,不到5分钟的家访路,詹雯被学生“包围”的场景重复了五六次。

1月21日,詹雯即将结束近三年的帮扶工作返回广州,作为贵州纳雍天河实验学校校长,离开前她最后一次走进学生家门。

2017年10月,广州市天河区珠村小学副校长詹雯随团来到天河区对口帮扶的贵州省纳雍县开展培训,“孩子们渴求知识的眼神太打动我了。若有机会,我一定要来支教。”

半年多后,詹雯作为挂职副校长来到纳雍一小支教。走进这所乌蒙山区的学校,近百名学生挤在一间教室里的景象让她的心揪成一团,她暗下决心,要为孩子们“点一盏灯”。

第二天一大早,詹雯第一个站在学校门口,热情地和孩子们打招呼、击掌、拥抱。从未有过如此“待遇”的孩子们都躲着她,甚至以为是新来的“女保安”。

“校长和我击掌了!”渐渐地,孩子们排着队和詹雯击掌、拥抱。

3个月支教期满,一封封挽留信让她纠结起来。詹雯的儿子正面临高考,家中还有80多岁的父母需要照顾。

1

图为学生写给詹雯的挽留信和感谢信。(纳雍县融媒体中心供图)

“我儿子说,中考你不在,高考你还不在,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詹雯想了想,决定把这些信带回广州。看着这些信,儿子最终被妈妈的坚持打动。

2018年8月,詹雯以挂职纳雍县教育科技局副局长的身份,第三次来到纳雍。“当时心情很复杂,要从关注一所学校扩大到县里574所学校,我必须了解最真实的情况,找到一手的资料。”

一年时间,詹雯跑遍县里乡镇、街道,开展40多场教师培训,组织100名老师去广州跟岗培训。“女铁人”“女超人”的绰号安在了詹雯头上。

2

詹雯下乡与孩子们一起玩耍。(纳雍县融媒体中心供图)

2020年4月,广州市天河区援建的纳雍天河实验学校竣工,可以解决近2400户易地搬迁户适龄子女入学问题。首任校长的担子又落到詹雯身上。同月,詹雯的父亲患病离世。她用一周时间辗转多地,完成了父亲回归故里的遗愿,便投身学校的建设。

定制校服、阳光书吧、梦想教室,甚至校园内栽种的杜鹃树,都是詹雯多方联系“要”来的。

“她到处给我们要东西,我们就给她取了‘丐帮帮主’的绰号。”纳雍天河实验学校五年级学生周小蝶说。

“每天放学回来,他们说得最多的就是‘校长妈妈’有多好。”周小蝶的妈妈李永说,她家4个孩子都在走路即达的纳雍天河实验学校读书,看到孩子们的成长,她很放心。

“打造一所带不走的学校”“打造一群带不走的老师”,詹雯的梦想在纳雍一一实现。

3

1月22日,学期总结会上,老师和学生们精心准备了节目,詹雯与学校老师拥抱告别。 新华社记者吴斯洋 摄

1月22日,学校学期总结会上,大家回顾了詹雯的种种绰号,老师和同学们精心准备了节目,感谢和挽留的信汇集成厚厚一册,詹雯的泪止不住地流。(记者吴斯洋、崔晓强)

责任编辑: 黎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