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岩:一人驻村 一揽事包到底
2019-12-26 11:04 来源: 毕节日报 作者:周春荣 张 艳
毕节发布
看见毕节
掌上毕节
打印

工作的需要一旦遇到家庭的需要,就是所谓的“两股麻绳一道紧”。问题来了:两个选项只能选一,到底选择啥?

正确答案是选择“工作”。

2018年7月,黄满就直面这样的选项:产假结束必须回村上班,宝宝还小,没人带,怎么选?

上班,她选择“立即”。孩子,她选择“自带”。她想兼顾。

黄满是赫章县罗州镇民联村人,工作地点在纳雍县昆寨乡夹岩村——她是这个村的扶贫特岗。

当时,不足5个月的婴儿需要哺乳,村里的贫困户需要走访,各种数据需要核对,各种资料需要完善,一个人带着孩子工作,生活和工作将会失衡,让她顾此失彼。

临行前,婆婆察觉到黄满的无可奈何,几次欲言又止。

“我真的要感谢婆婆”,黄满说,“为让我全身心投入脱贫攻坚,婆婆稍稍迟疑后说,她愿陪我到村里住,给我带小孩”。

拾掇了换洗衣服,打理了尿布等一应物品,婆婆、媳妇、孙子一齐出门,来到夹岩,住进了村办公楼的宿舍。

从此,村委会多了一家人——一家三辈人,一家三口人。

从此,夹岩村1623名村民被黄满装在心中,黄满和孩子被婆婆装在心中,这个三口之家的常态从此成了个“单向循环圈”:小孩围着婆婆转,婆婆围着媳妇转,媳妇围着工作转……

人世间,女人往往比男人要付出更多。“我不是超人,没有三头六臂,多少个夜晚,我曾因为疲惫而感到百倍沮丧、万般无助”,有了婆婆搭手,黄满常常用感激的泪水致谢老人,“婆婆身体不好,但她始终把小孩带得好好的,从来没让我为孩子的事情分心过……”

2016年5月,一场特岗考试让黄满与夹岩发生了关联。与她一道的另外508人也像她一样,“贴”进了农村“末梢”。

黄满对夹岩的第一印象是,“除了一条通村公路,好像再也数不出亮点来,更没有什么闪光点”。一句话概括夹岩,就是边远、偏僻、落后。

脱贫,好产业可以撑起一部分,移民搬迁可以撑起一部分,还有个别积贫积弱者,需要因人施助。这就是黄满梳理出来的特岗工作“三大件”。

夹岩村辖6个村民组,其中,得得冲组、锅厂组条件尤为艰苦。第一次去得得冲组、锅厂组,一脚踩下去,稀泥巴淹没了鞋背,“现实像一盆冷水,一下子浇灭了我驻村的火种”。

黄满的预想是,夹岩尽管是个贫困村,但再穷也穷不到哪去,“至少,起码要让我从心底去接受它,但事与愿违,第一次它就打败了我”。

为尽快熟悉农户情况,她随身带着笔记本,一个自然村寨画一个草图,草图上标注农家居住位置,标明农户姓名、房屋结构、家庭人口等。这样的图只有黄满才看得懂,然而就是这种看似笨拙的草图提高了她对农村的熟悉程度。

令黄满难忘的是一个叫做锅厂的村民组——2016年,这个组仅有的通组路是条羊肠小道,往返村委会得徒步三个多小时,每走一次脚都会疼上几天,走得频繁了,脚上磨出一个又一个血泡,后来血泡破了,就成了老茧,摸上去,感觉木木的。(毕节日报记者 周春荣  通讯员 张 艳

责任编辑: 黄亚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