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访乌江 | 六冲河流到纳雍沙包镇时叫木空河,木空河两岸的布朗李早已名声在外
2019-12-02 10:29 来源: 毕节日报全媒体中心 作者:文/高大涛 图/视频 张华顺 实习生/杨 倩
毕节发布
看见毕节
掌上毕节
打印

到纳雍县沙包镇之前当地的布朗李早已名声在外……

微信图片_20191202102501

给布朗李树剪枝

10月30日下午,记者一行的脚步刚到沙包镇,便被这里漫山遍野的布朗李林所震撼。时值深秋,布朗李树没有了三月春风拂面时的绚丽洁白,褪去花枝招展的装饰,在冬天的寒气里静默着,只等来年再现生机。

我们不禁疑惑:纳雍到处都种布朗李,为何唯独沙包的布朗李备受好评?

答案,随着采访的深入逐渐揭晓——

微信图片_20191202102505

布朗李树

先从沙包的来历说起,听当地居民讲,因小镇周围的山包全是山沙,遂得名沙包。这里原为彝族居住地,改土归流后汉族逐步迁入,特别是经商者、手艺者,流入此地居住。由于此地为纳雍至水城的必经之路,人口流动大,遂逐步演变为集市。

六冲河流到沙包镇境内与洪家渡水库融为一体在这里人们把六冲河唤作木空河

生生不息的流水给布朗李的生长提供了补给滋养出布朗李汁多、味美的口感

微信图片_20191202102509

木空河

据资料显示,布朗李是喜热植物。而位于纳雍县城山脚下的沙包镇,恰巧热量充足,为布朗李提供了优越的生长环境。

可在种植布朗李之前,当地人并没利用好这天然的气候条件,而是把苞谷、洋芋作为最主要的农作物。甚至为了扩大种植面积,人们还把心思放到了长满绿林的山坡上。

久而久之,苞谷、洋芋取代了苍松翠柳,但大家的生活水平却不见提高,2005年前后,亩产不过千元。接踵而至的,是破坏植被带来的不良后果。

微信图片_20191202102511

沙包镇自然景观

“快起来,大雨把石头冲到家里了!”

2005年夏日凌晨的一场暴雨,山上的石头在大雨的推搡下,攻破了安乐社区居民李青家的墙壁,横亘在堂屋里。睡梦中的李青,被家人急促的呼喊声惊醒。

一场雨浇醒了李青一家也让安乐社区的居民对之前的生产方式开始进行深思:山包上的山沙疏松固不了土一遇雨水天就容易流失毁林开荒换回只够温饱的苞谷、洋芋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微信图片_20191202102514

村民宋丽萍正在为布朗李树松土

2007年前后,一场种植经果林的行动在蚕箐梁子对面的安乐坝子上拉开帷幕。布朗李,开始在这里生根发芽,结出累累硕果,居民们的生活开始有了奔头。

就拿第一批种植布朗李的居民杨刚、陈黎萍来说,布朗李种植成了一家人所有的希冀所在。

杨刚在家开了间布朗李山庄,生意红火时,许多来自纳雍县城,甚至七星关区的市民都慕名而来。后来,他索性把山庄开到了纳雍县城,“布朗李”在城里扎了根。

与杨刚相比,选择留在社区里发展的陈黎萍也过得不赖,10亩布朗李育苗基地以及50亩布朗李林让她家吃上了“生态饭”。

2018年,陈黎萍靠着卖布朗李和树苗的收入,就达到十万余元,县内大部分的布朗李苗都出自陈黎萍家的育苗基地。

微信图片_20191202102519

布朗李树

“刚开始,一株苗能卖3.6元,后来也能卖到3元,算下来卖苗木还是很划算的。”陈黎萍高兴地说。

在安乐社区,家家都种上了布朗李,种植面积达到2200余亩。沙包镇结合退耕还林工作,大面积种植布朗李3500亩。布朗李不但扮靓了沙包,还给居民们送去了好日子。

“6年来,我家的偏坡土一窝苞谷都没种,一直都是种布朗李。”正在地里除草的宋丽萍说。

微信图片_20191202102523

沙包镇自然景观

“10多年前,我家从河边的地质灾害点搬上来,就开始跟着大家一起种布朗李。靠着10亩布朗李树林和务工收入,除了一家人的吃穿用度,还供女儿读大学。”社区居民吴仕云自豪地说。

沙包镇是进出纳雍县城的要道,每到布朗李成熟时,公路沿线满是卖布朗李的居民,就连外出务工的居民也赶回来加入到卖布朗李的大军中。“黑琥珀”“玫瑰皇后”(布朗李品种)等“洋名字”一度成了当地的“热词”。

微信图片_20191202102526

给布朗李树剪枝

近年来,由于品种较为单一、果树老化等原因,出现了产量少、价值低的情况,沙包镇的布朗李产业遇到了阻碍,安乐社区的布朗李生意也比以前暗淡了许多。为此,社区“两委”组建村社一体合作社,组织居民抱团取暖。

沙包镇党委副书记王道陟说:“全镇已经有十余年大面积种植经果林的历史,以安乐社区为例,通过种植布朗李,户均增收7000余元。近年来,政府正引导群众做‘减法’,淘汰一批产量低下、效益差的布朗李树,有计划地增加猕猴桃、枇杷等经果林的种植,增强抗风险能力。”

微信图片_20191202102528

沙包镇“花果山”猕猴桃基地

如今,王道陟为安乐社区构想的蓝图在相隔不远的凹革村正变成现实。2017年,纳雍县维新镇青年陈雍来到凹革村一个名叫“花果山”的地方,以每亩500元的价格流转土地800余亩,并参与成立了花果山农民有机生态合作社,种植八月瓜、枇杷、猕猴桃等经果林。

记者到访陈雍的种植基地时,只见花果山上一片忙碌景象:正在平整土地的推土机发出轰鸣;基地上的工人,正在为果树剪枝……

陈雍说,目前基地已投入了400万元,其中有10万余元是工人工资。但陈雍并不为大投入感到头疼,他坚信:今冬苦拼搏,定将换回来年的瓜果飘香,让这里变成实至名归的“花果山”。

微信图片_20191202102531

沙包镇大棚

在花果山上,王道陟告诉记者:“沙包镇农业产业调整主要以布朗李带动、依托经果林种植展开。除种植8000余亩布朗李外,目前,全镇还种植有樱桃4000余亩、板栗1300亩左右,森林覆盖率达72%。

现在,木空河沿岸早已不是曾任大定知府黄宅中在《马场下岭渡木空河》一文中描述的“路似羊场绕,山如鸟道悬”的模样。

历经岁月沉浮河畔的沙包镇正准备利用毗邻纳雍县城的优势把沙包打造成乡村旅游的好地方实现绿色发展与社会效益并举

责任编辑: 谭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