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走乌江丨26年前,省文化厅授予七星关区田坝镇,“花灯之乡”称号
2019-10-21 09:52 来源: 来源:毕节日报全媒体中心 作者:文/高大涛 图/视频 张华顺 杨倩(实习)
毕节发布
看见毕节
掌上毕节
打印

 

9月26日晌午,一阵阵悠扬的二胡声从七星关区田坝镇田坝社区背街小巷随风飘到街面上,声音洋洋盈耳,似在将动听的故事娓娓诉说。

循着二胡声,记者来到田坝社区七组的一处老宅。房主王德荣端坐在家门口的椅子上,聚精会神地拉着一把外表被磨得光亮发黄的二胡。无疑,街面上的二胡声,便是从这把陪伴了王德荣56年的老物件里传出去的。

微信图片_20191021094728

王德荣老人表演花灯

现年72岁的王德荣,是阴底区(撤并建前,田坝镇属于阴底区)供销社的退休职工。同时,在田坝镇文化站的资料库里,王德荣还有另外一个身份——“田坝花灯”第二代传承人。赋闲在家后,王德荣每天都会在晌午拉2个小时左右的二胡。

微信图片_20191021094731

王德荣老人的二胡

一曲毕,王德荣向记者回忆起了花灯的往昔——

花灯最早可追溯到民国初年,以扎灯笼为生的四川人阮雷甲走遍云、贵、川三省,学会了风格不同的花灯调,定居田坝镇后,阮雷甲把学到各式花灯调重新进行组合,便形成了独具特色的“田坝花灯”。在田坝,阮雷甲将技艺传授给了徒弟王传久。随后,王传久、王志明、周光荣组建了田坝花灯戏班,逢年过节就给当地老百姓表演,渐渐地,田坝花灯兴盛了起来。

微信图片_20191021094734

田坝花灯起源来由简介

解放后,王传久之子王师孔接过父亲衣钵,并与阮友明、周训才、王德荣组成核心成员,成立了田坝公社艺光俱乐部。每天下午6点到次日凌晨1点,王德荣等人无论刮风下雨还是下雪下凝,在一盏煤油灯微弱的灯光下(后改成了汽灯),一直坚持排练。俱乐部不止民间逢年过节表演花灯,政府组织活动也表演。

微信图片_20191021094736

田坝花灯活动照片

令王德荣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政府领导给俱乐部每人每天算10分工,带着大家到纳雍姑开办演出,大伙儿挑着汽灯开演时,天上下起了大雨,但现场观众一个都不愿意离开,硬生生在大雨中看完了表演,并送上了雷鸣般的掌声。表演过程中,王德荣等人“旧瓶装新酒”,将原来为大家所熟知花灯曲子的歌词进行改编,用以宣传党的方针政策,这样的表演形式很受老百姓欢迎。那段时间,田坝花灯受到“热捧”,迎来了黄金时期。

微信图片_20191021094739

微信图片_20191021094744

微信图片_20191021094741

花灯活动照片

到80年代后期,因为电视机的慢慢普及,看花灯的人越来越少,田坝花灯逐渐沉寂了下来,这一歇就是十几年。“不能让田坝花灯在我们手上失传了。”那段时间,王师孔、王德荣等人整天忧心忡忡,对花灯的前途无比迷茫。好在,以王师仪、王师友为代表的后生站了出来,在老师傅们的带领下,组建了田坝镇花灯剧团,把田坝花灯重新唱了起来。1988年前后,田坝花灯迎来了新生。

演员们不断地丰富花灯的表演内容,苦练“跳花灯”“玩花灯”“逗花灯”“唱花灯”等不同表演形式,大家熟练掌握翻扇子、甩手帕等技术要领,把精彩的节目唱出了田坝,唱到了大方县猫场、纳雍化作等地,还得到了去地区和省里演出的机会。1993年3月,田坝被省文化厅授予“花灯之乡”称号。26年过去了,“花灯之乡”的牌匾依然完好无损地被高高挂在镇文化站的办公室里。

微信图片_20191021094746

花灯之乡

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田坝花灯的演出内容不断更迭,从最早的酬神娱人发展为宣传党的好政策、传递党的好声音,表演曲目也从原来的《卖花》《乡巴佬进城》等老样式,发展为2015年以来最受欢迎的《歌唱试验区》等新版本。

“我站在贵州高原上,扯开歌喉放声唱,歌唱喀斯特走上科学路,歌唱试验区百花齐放。

我站在毕节山城上,扯开歌喉放声唱,歌唱人口得以控制,人民幸福实现小康。

我站在阳光大道上,望着北京放声唱,歌唱我们的新中国,感谢我们的党中央。

……”

《歌唱试验区》成了王德荣现在每天的必练曲目,记者在街上听到的二胡声正是该曲的伴奏。

王德荣说,《歌唱试验区》的曲作者就是田坝花灯第四代传承人季清发。从25岁学习花灯至今,季清发已经从一名普通的花灯剧团演员成长为花灯剧团的团长。

在王德荣的引见下,记者见到了季清发,说起自己与花灯的缘分,他说:“当时因为没有电视,觉得生活无趣,听到老人唱花灯感觉调子很好听,就开始唱唱跳跳学起了花灯,感觉很有意思,慢慢也上路了。你别说,花灯这东西还是好,原来有些爱赌博、喝酒的村民也喜欢上了花灯,大家聚拢到一起加入学习花灯的行列,也不赌博了,酒也不喝了,队伍越来越庞大。2000年以后,田坝花灯剧团先后到金海湖新区小坝镇、七星关区朱昌镇、贵州工程应用技术学院、毕节军分区及大剧院演出,还是很风光的。”

微信图片_20191021094750

微信图片_20191021094752

田坝花灯获奖证书

可惜好景不长。近几年,因为外出务工的人越来越多,平日里《歌唱试验区》6个人的演出阵容都难得凑齐,只能每年过春节的时候大家聚在一起“过过瘾”。季清发担忧,田坝镇曾经出名的地灯团、杂剧团和武术队都已消失在时代的大潮中,难道花灯也要步入后尘?

了解到季清发的忧虑,田坝镇文化站站长王思远的话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王思远说:“田坝花灯是历史性、传统性、政治性、艺术性、时代性的结合。今天,求知、求富、求美、求乐是田坝镇新一代人的需求,我们紧扣时代的发展,尽最大努力弘扬和传承花灯民族文化。”

听了王思远的话,季清发和王德荣很高兴。

“逝者如斯夫”,在六冲河滚滚的河水涤荡中,田坝花灯历经几次沉浮,却能屡次重获新生。且相信吧,田坝花灯自有其强大的生命力,因为它植根于广大老百姓中间;且相信吧,田坝花灯与时俱进的本色不变,在汲取了新时代的内涵后,定能又再次得以唱响。

责任编辑: 谭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