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访乌江 | 山高水深行路难 桃园美景不留人
2019-10-17 11:33 来源: 毕节日报全媒体中心 作者:文/高大涛 图/视频 张华顺 杨倩(实习)
毕节发布
看见毕节
掌上毕节
打印

 

屋顶的瓦片显出青黑色,上面爬满了青苔,石头墙壁斑驳不堪,已经发黄。这便是已年愈花甲的穆华榜老人遮风避雨的石瓦房的模样。

穆华榜的家,位于七星关区阴底乡马场村的夹岩组,一个山清水秀、竹树环合、丛林密布的地方。从地名上看,它巧合地与全省重大水利工程——夹岩水利枢纽工程同名;从地形上看,这个被老鹰岩和饶子坡“夹击”的小寨子被当地人亲切地形容为“布口袋”,“袋口”狭窄,曲径通幽,“袋”内宽阔,景美如画。

微信图片_20191017113028

夹岩组风光

“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9月20日,阳光明媚,记者来到夹岩组,发现这里的景致与《桃花源记》所述相似。时至今日,从马场村委会驻地通往夹岩组的路仍是上世纪80年代修建小水电站时留下的不足50公分宽的小径。路的左侧,是废弃水电站一米多深的水渠;右侧,是野鸡河在山高谷深的地形里强行“啃”出来的河道,临渊之处,河水发出“轰隆隆”的怒吼声,站在河道边,容易让人有头晕目眩之感。陪同前往的阴底乡党委委员、武装部长、副乡长刘韬打趣说:“有高血压的人千万别到夹岩去!”

微信图片_20191017113031

夹岩组风光

穿过“袋口”,眼前呈现出一派祥和的乡村美景图:在宽阔的坝子上,之前还愤怒的野鸡河脾气顿收,展现出柔美的一面。清澈见底的河水成了鸭子嬉戏的天堂,两岸宽阔的河滩上,有几名村民正在“揭石寻宝”,说是石头下面藏着能卖几十元一斤的中药材。上得坡上的梯田里,枯黄的苞谷秆被沉甸甸的苞谷棒子压弯了腰,又是一个丰收季。

微信图片_20191017113033

在河滩上“揭石寻宝”的村民

在马场村村主任孙先平的指引下,我们来到了穆华榜家河对岸,恰巧碰见他从石瓦房里出来。只见穆华榜趟过没膝深的河水,眨眼的功夫便来到小径上,脱了塑料拖鞋,换上手里提着的解放鞋。虽然寨子里很少来生人,但穆华榜却显得很热情,见到记者就打开了话匣子,他说:“河水越来越凉了,在里面泡久了,膝盖还真有些着不住。” 

微信图片_20191017113036

穆华榜老人

听穆华榜讲,夹岩组被撒拉溪、杨家湾、阴底的大山围着,自己家祖上便是从杨家湾翻山越岭搬过来的。整个寨子只有35户人,分为杨、穆、周、张4大姓,因为路不通,大家种点苞谷洋芋自己吃,就算把猪喂肥了,猪贩子也懒得来吆,猪都养来当“过年猪”。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村里的年轻人都选择外出打工,在城里扎根后,把老人也接了去。现在,寨子里的35户人家只有穆华榜、穆华伦、周训飞、穆华军4户还在留守。

“路不通,再好的环境也留不住人,留下来的人生产生活都很艰难”穆华榜说,夹岩组离马场村不到8公里路,但到马场村上赶场得走一个多小时。小径上运不了重物,为了生活,早年间,穆华榜只能从山里割草编成较为轻巧的草席,背到集市上卖钱。遇到汛期,水能没过人的胸口,一家人只能呆在家里,什么也干不了。2004年,穆华榜家修石瓦房时,石材虽在山里就地取材,但也要用独轮车一点一点往回拉,废了不少力气。趁着冬季水小,大车勉强能趟过河水,穆华榜瞅准时机,抢着从撒拉溪镇买水泥,5元一包的水泥,加上人工,拉到家里算下来要17元,穆华榜算了算,修房子总共花了6100元,其中材料费2000元,剩下的4100元全是人工费。

微信图片_20191017113038

穆华榜老人的家

“其他家也不好过。”孙先平指着远处的山说,前几天,野鸡河旁的山垮了下来,穆华伦家的40多只羊被压在里面,损失了近4万元,这对一个以农桑为业的朴实农民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2000年以前,这个组电压不稳,白天用电的人少,灯泡很亮,但晚上用电的人多,灯光就是黄虚虚的。直到现在,这里的孩子上学还是不方便,要有大人到马场街上租房子陪读才行,这么多年,到现在都还没培养出一个大学生。”孙先平一语道破隐忧。

搬迁,一直都是大家热议的话题。可往哪里搬?怎么搬?除了靠年轻人打工往外带,村民们再也想不出好的途径来。

微信图片_20191017113041

通往夹岩组的路

正在大家都为此苦恼时,要修建夹岩水库的“东风”吹来,给大家指明了路——

因夹岩组的海拔在1300米左右,是夹岩水利枢纽工程的搬迁区。听乡政府工作人员上门开群众会、院坝会宣传搬迁政策后,早就想走出“口袋”的村民们纷纷同意搬迁到马场村、杨家湾镇、撒拉溪镇、金海湖新区等地安置。目前,穆华榜家已在金海湖新区的安置小区选了两套房,一套115平方米、一套75平方米,正在为搬迁作准备,剩下的穆华伦、周训飞、穆华军也将在明年搬到金海湖新区。

解了村民的难,阴底乡水库移民搬迁工作小组在开展后续工作中又遇到了难处:前段时间,乡里组织在野鸡河畔修泵房,好把水从野鸡河引到马场安置点和金家老包安置点,结果市场上30元一包的水泥,背进泵房的人工费就要120元,成本增加了不少。

在马场村,除夹岩组外,刹界河畔的刹界组近60户人家的房子面积加起来才1000平方米左右,达不到脱贫标准,村民们已被妥善安置到金家老包安置点,生活发生大变样。刘韬介绍说,阴底乡涉及夹岩水利枢纽工程搬迁的有1122户5542人,预计今年12月底全部搬迁完,并进行库底清理。

微信图片_20191017113251

在水中嬉戏的鸭子

有怡人美景的地方,不一定就能养活一方人。六冲河的刹界河段及其支流野鸡河畔的村落就是典型的例子。搬迁,是居住在大山深处的村民摆脱贫困最直接有效的方式之一,只有走出大山,摆脱生存困局,才能迎来真正的豁然开朗。

责任编辑: 谭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