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访乌江 | 古驿道上话“新生”
2019-10-15 09:27 来源: 毕节日报全媒体中心 作者:文/高大涛 图/视频 张华顺 杨倩(实习)
毕节发布
看见毕节
掌上毕节
打印


六冲河在七星关区杨家湾镇融入了红岩河的力量后,脾气愈发大了些,在山高谷深中展现出奔涌激流的姿态,形成“扼滇楚之咽喉,控巴蜀之门户”的天然屏障。

微信图片_20191015092359

五桥共架于山谷之间(七星关区杨家湾镇与赫章县平山镇交界处)

七星关,位于七星关区杨家湾镇七星河畔,地处七星关区与赫章县的交界处。

作为贵州“三大名关”之一,七星关历史上与黔北的娄山关、滇黔交界的胜境关齐名。这是一座有着厚重历史的关隘。相传,蜀汉时期,诸葛孔明南征,在杨家湾镇的衙门院子内设坛祭拜,隔着七星河,七星山上7个呈北斗七星状的山峰均被点亮,以祈求上苍保佑其追擒孟获,平定南方。

古时,七星关一直为兵家所重视。明洪武年间,征南大将军傅友德“城乌撒,得七星关以通毕节。”其后在此建关,派重兵驻防,形成了“周四百五十丈,女墙八百余跺”的七星关城。

微信图片_20191015092403

奢香古驿道马脚印

杨家湾镇七星村半坡古驿道上的马蹄印作证,自古,这里就是南来北往的交通要道。据家住七星村7组的82岁老人王怀义回忆,“当年走这条路的人很多,成群结队的马帮顺着古驿道从威宁、妈姑、昭通等方向背糖、运煤上毕节(毕节县),还有马帮从毕节县往威宁方向驮盐、运窝元(学名是铅)。每天天不亮,就可以听见马发出来的嘶鸣声;天黑了,也能看见古驿道上马帮用来照明的火把星星点点的亮光。后来,赫章平山的大户朱元清家在七星关城用石板铺路,路修好了,赶场的人越来越多,古驿道上一直都很热闹。”

9月19日,雨过天晴,关坡古驿道石阶上的马蹄印里积满了水。陪同采访的七星村村支书朱祖林说:“听爷爷讲,这古驿道上经常要过上百匹马,马背上驮着重物,由于地滑,马掌反复踩踏,留下了很深的脚印,被后人传说成了‘仙马脚印’。”

微信图片_20191015092406

夏曦同志纪念碑

除了马帮,关坡古驿道旁坐落的红六军团政治部主任夏曦的纪念碑还记录了这里的“红色记忆”。1936年,红二、六军团经过古驿道时,因老七星桥被毁,涉水过河的夏曦不幸溺水身亡。后来,人们将其安葬于此,与日夜奔涌的七星河相伴。时至今日,政府、学校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时,还要到夏曦纪念碑前奉上鲜花,以示敬仰。

微信图片_20191015092408

奢香古驿道碑记

朱祖林说:“在326国道通车之前,古驿道就相当于是我们的326国道,赫章平山、古达的人到杨家湾赶场,都要从古驿道上走。”这从侧面证明了七星关曾经的繁华与重要性。

微信图片_20191015092411

夏曦烈士纪念碑碑志

朱祖林带着记者沿关坡向坡顶登爬,一路荒草萋萋,只剩路旁一块“奉命建坊”的牌坊余留一丝七星城昔日威风的影子。前些年,古城街上原来的石板路因年久失修,破碎不堪,无法通行。随后,镇政府出资、村里组织村民自发捐资并投工投劳,在石板路的基础上修起了水泥路。至此,古老的七星城正式换上新装,街面上人来人往,车辆也逐渐多了起来。

微信图片_20191015092414

七星古城(在建)

“最近几年,七星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实现了水、电、路、讯全覆盖。” 朱祖林言语间充满着自豪,当了21年支书,他看到村子的变化很高兴。

因为七星村部分村民组属于夹岩水利枢纽工程的淹没区,村民们已经在政府的引导下,以不同方式搬迁安置。王怀义就是其中一员,为了支持这个重大工程,他即将搬离住了一辈子的七星河畔,往地势更高处的七星村3组安置。

微信图片_20191015092418

七星古城(在建)

“关坡古驿道连同夏曦纪念碑一道,都属于水淹区,明年过后,就要长眠于水底。”王怀义对此表示很不舍。目前,政府已经将处于水淹区的“摩崖石刻”“七星关遗址”纪念碑等进行了搬离。

如今,杨家湾镇为重振七星古城的雄风,引进毕节时空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投资建设七星古城。杨家湾镇人大主席刘世军介绍说:“七星古城主要打造三国文化,现在已建成了都督府、结盟广场、游客服务中心和停车场,并对部分房屋进行了亮化。建成后,有了夹岩水库的支撑,这里将会成为游客心仪的旅游目的地,带动当地村民吃上‘旅游饭’。”

微信图片_20191015092421

七星古城内诸葛亮雕像

走访结束后,大家站在关坡古驿道上乘凉。记者静静地注视着坡下七星河水的激流,想在脑海里将眼前的景致刻进脑海:不久之后,这片镌刻着历史痕迹的土地将被水流淹没;不久之后,这里又将产生新景致,人们将开启新生活。

责任编辑: 谭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