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访乌江 | 一块核桃糖的时代变迁
2019-09-27 11:07 来源: 毕节日报全媒体中心 作者:文/高大涛 图/张华顺
毕节发布
看见毕节
掌上毕节
打印

六冲河从辅处乡一路向下,像串珠子一样,串起了“千年夜郎栈道,百里核桃长廊”产业带。核桃林,成了六冲河上游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也成了沿线群众脱贫致富的特色产业。

作为“核桃长廊”的重要组成部分,财神镇在大面积种植核桃的同时,老街上以家庭作坊为生产单元制作的核桃糖更是一绝。如今,核桃糖悄然成为了当地的农特产品,并为居民带来了可观收入。

每年中秋节过后,老街的夜晚总是灯火通明。这便是居民加班加点制作核桃糖的讯号。

在众多制作核桃糖的家庭作坊中,蔡敏家的核桃糖手艺传承了3代,成了远近闻名的“制糖大户”。同时,她家的核桃糖也见证了时代的变迁。

微信图片_20190927110558

核桃糖

交通之变——

从走村串寨到邮寄全国

谈到蔡家制作核桃糖的手艺,得从蔡敏的爷爷蔡国珍说起。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上世纪40年代,蔡国珍靠着当地品质优良的核桃,反复试验、改良后,制作出了香甜软糯的核桃糖。但因交通不便,蔡国珍天不亮就得起床,摸黑挑着货担走山路,把做好的核桃糖挑到村里叫卖。

“那会儿,爷爷一天做80斤核桃糖,1斤核桃糖换2斤苞谷,糖渣拿来喂猪,然后用换来的苞谷继续做核桃糖,如此循环往复。”蔡敏回忆说。

1978年,当蔡敏的父亲蔡明福接过蔡国珍的货担时,蔡家的核桃糖市场已经走出了村子,转向了赫章县城。同样受制于交通,蔡明福跟父亲一样,天不亮就从家里用背篼背着核桃糖走5个小时的山路,赶在早市前到城区叫卖。

随着拖拉机的普及,1985年开始,蔡明福出门可以搭乘拖拉机,时间成本节省了不少,核桃糖销售量有了提升。因蔡家的核桃糖质优价廉,逐渐在县城里卖出了好名声,甚至有贵阳的客商主动前来预购。

那时,赫章到贵阳的班车成了蔡明福的主要运输工具。核桃糖第一次走出赫章县,成为省城人的舌尖美食。

不过,蔡家核桃糖产业的壮大,还是离不开2010年前后不断兴盛的快递行业。从2010年至今的9年时间里,蔡家的核桃糖乘着货运专线,从乌蒙山区来到了上海、浙江义乌、广东深圳等沿海城市,实现了“黔货出山”。

微信图片_20190927110601

制作核桃糖的原材料核桃

通讯之变——

从口口相传到电话订购

“喂,老蔡,你每个月给我送5吨核桃糖来,不要忘记了哟……”

七月,虽然还没到制作核桃糖的时节,但蔡敏家的核桃糖已被订购一空。

“以前背着糖走断脚也找不到生意,就算核桃糖的品质再好,也要靠口口相传,销路打不开。现在通讯发达了真好,我家有了订单销售,实现了从‘我找市场’到‘市场找我’,坐在家里一个电话生意就来了,这样的变化让我们很受益!”蔡明福感慨。

的确,蔡家人的好日子离不开精湛的核桃糖制作手艺,更离不开日新月异的通讯技术。2002年,用卖核桃糖赚的钱,蔡明福“赶时髦”装上了固定电话;2006年,蔡明福又率先在当地用起了手机。随着通讯工具越来越便捷,蔡家的接单量也增加了许多。

如今,蔡敏家人手一部手机,可以全天候接单,核桃糖的销量如坐电梯般上升,月销量从2002年的每年500公斤窜升到每月5吨,达到了历史峰值。仅去年,全家纯收入就有40万余元。

微信图片_20190927110604

制作核桃糖的原材料小麦

产品之变——

从单一口味到花样百出

8月8日,记者在蔡敏家看到:老土坯房里,装在蛇皮口袋里的苞谷和小麦占满了老屋的堂屋;在砖混结构的新房里,厨房里的大铁锅已经架在了灶台上,待时节一到,便开始生产。

“按照制糖配比,我们每年要用4万斤苞谷和4千斤小麦。”对于库存,蔡敏铭记于心。

1988年出生的蔡敏从8岁开始,每天5点起床,眯着困顿的眼睛跟着父母守在大铁锅边打下手,等核桃糖差不多做好了,她才去上学。

后来,蔡敏像很多年轻人一样走出大山,看看外面的世界。每次出门前,蔡明福都嘱咐:只能在外面干半年,制作核桃糖的时节必须回来帮忙!

时间如白驹过隙。现在,蔡明福已经61岁,蔡敏成了家里制作核桃糖的顶梁柱。经过千锤百炼,蔡敏早把制糖的过程烂熟于心,技艺也练得炉火纯青。

“做核桃糖懒不得,必须从原材料上把好关,控制好火候和手法,不然做出来的产品不合格,砸自己的牌子。”蔡敏说。

相较于长辈,年轻的蔡敏更具创新精神,不再固守原味核桃糖,而是加强了对新产品和包装的开发。从2016年开始,蔡家推出了酥麻、黑芝麻口味的核桃糖,并定制了包装盒,作为伴手礼很是畅销。忙不过来时,蔡敏还从周边请了工人专门负责包装。

微信图片_20190927110606

制作核桃糖的原材料核桃、玉米、小麦

财神镇政府工作人员闫鹏宇告诉记者:“财神镇的核桃品质好、产量高,老街上的居民制作核桃糖手艺是个技术活儿,有人曾尝试办工厂大批量生产,但以失败告终,还是要纯手工才行。每年中秋节至来年二月,是这里的制糖高峰期,销路也特别好,许多家靠着一块糖,过上了好日子。”

责任编辑: 谭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