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芋青春”——重访乌江之六冲河纪行第六辑
2019-09-23 10:54 来源: 毕节日报 作者:高大涛 张华顺 李学友
毕节发布
看见毕节
掌上毕节
打印

长势喜人的魔芋

连片种植的魔芋

双坪乡魔芋基地一角 

傍晚,一阵山雨过后,夜色渐浓。

汽车在赫章县双坪乡的通村、通组水泥路上兜兜转转,终于赶在夜幕完全拉下之前,停稳在元街村下街组的一处院坝里。

这是一栋典型的黔西北农家民居。房子有两层,二楼外墙新贴上去的瓷砖在灯光映照下明晃晃的;一楼的玻璃窗旁,一只黄色土狗忠诚地蹲在门外,一派祥和景象。

住在这里的是贫困户刘维勤两口子和他们的儿子刘考——一个背负着“贫困户”标签,大学毕业后辞去城里月薪6000元的工作,回乡举债10万余元种植70亩魔芋的“90”后。

见到生人,黄狗起身急躁地吠了起来。

一个梳着“三七分”发型,身着白色衬衣和浅灰色西裤,脚上穿着咖啡色圆头皮鞋的年轻人闻声从屋内快步走出,喝退黄狗。不消想,这个走“成熟路线”,却浑身散发着青春气息的人就是1994年出生的刘考。

8月2日,虽是季夏时节,但空山新雨后的天气有了几分凉意。刘考家里没有电磁炉,但热乎乎的回风炉一直不眠不休,做饭、取暖全靠它。大家索性围在炉子边,听刘考讲他的“奋斗史”——

早年间,因为家境贫寒,刘考只得跟着村里人走南闯北,先后到北京、上海、浙江等地打工。渐渐地,年少的山村男孩被大城市的霓虹闪烁吸引,并产生了扎根城市的想法。现实是残酷的。因为读书少,刘考发现工作并不得心应手,更别谈融入城市了。

“要攒钱重回学校,把之前欠下的‘学习债’给补上,以后才能有更好的发展。”刘考在心里暗忖一个“考”字。

心有目标,行路不难。在工地上扎钢筋、扛水泥的日子虽然清苦,但每天回到工棚,刘考便收拾得干干净净,经常看书学习到半夜。为了攒够学费,刘考平日里省吃俭用,除了买书和学习资料,闲暇时基本不去逛街。功夫不负有心人,2015年,刘考如愿考上贵阳的一所职业技术学校,学习建筑工程技术。

一年4500元的学费,尚在刘考的承受范围内,作为贫困家庭学生,刘考还获得了2000元的贫困生补助,缓解了经济上的压力。即便如此,因为心里惦记着家里体弱多病的母亲,刘考恨不得“一分钱当两分用”。

“父母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我在外面闯荡有了见识,读书有了知识,不如回家创业,既可照顾老人,又能脱贫致富,一举两得。”毕业后,刘考回到了农村老家。

“人穷不可志短。”没有创业资金?刘考想方设法借了10万余元;家中土地不够?刘考用借来的钱在寨邻手中以每亩300元的价格流转土地。“不闯一闯,怎么改变现状?不试一试,怎么知道自己不行?我们这里有种植魔芋的传统,干起来心里有底。”刘考内心很坚定。

“天帮忙,人勤快,今年魔芋有望丰收。”为了呵护好脱贫产业,刘考和父亲每天都要到地里看一看,生怕哪棵魔芋被风吹倒,哪根野草抢走魔芋的养分。

每当疲惫想倒头就睡的时候,刘考想起读书时看见的“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以作勉励。

果不其然,刘考艰苦的付出即将得到回报。看到地里长势良好的魔芋,最近登门预购的商贩络绎不绝,就连湖北的客商也准备收购。

刘考测算,按目前的长势,到今年冬季收获期时,地里的魔芋亩产在1000公斤以上,收入可观。

“这几年,搏对了!”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等把魔芋卖出去了,就把借的账还了,主动申请把贴了多年的‘贫困户’标签给撕掉,给政府减轻扶贫负担,用实际行动为祖国庆生。”

“我还要把剩下的钱拿来扩大产业,靠勤劳双手奋斗出来的财富才叫硬气!”

谈到即将丰收的喜悦,沉稳的刘考激动了起来,一股脑把心里的话全抖露出来。

采访结束,从暖烘烘的屋子出来,夜的凉意更甚。刘考送我们上了车,并笑着说:“明年你们来,我家肯定大变样了,我请你们喝酒。”(文/毕节日报记者  高大涛  毕节日报全媒体记者  张华顺  图/毕节日报记者  李学友

责任编辑: 黄亚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