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节 | 三代护林员:青山作伴日子红
2019-08-29 10:13 来源: 贵州日报 作者:谢朝政 见习记者 王星
毕节发布
看见毕节
掌上毕节
打印

13_13_0842

王学方和自己种下的树合影。 王星 摄

13_13_0944

巡查中的护林员。 王星 摄

13_13_0962

王学方和王光德在万亩林海开展日常巡护。王星 摄

13_13_0849

王光德和文均福在巡护林场。王星 摄

从苦甲天下到林茂粮丰,从荒山凸岭到万亩林海,赫章县河镇乡海雀村三十多年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1987年冬天,从老支书文朝荣带领海雀村村民在荒山上种树开始,32年来海雀村从以前的“和尚坡”变成了现在的万亩林海,全村林地面积达13400亩,森林覆盖率从1987年的5%上升到了现在的70.4%。

从最初的栽树到如今的护林,海雀村万亩林海是三代护林员的心血。

今年67岁的王学方老人来到万亩林海,抚摸着自己曾经种下的华山松,感慨地说道:“这些树刚种下时只有几寸高,现在它们长大了,我也老了,但我很满足。”

1987年,正值壮年的王学方就跟着老支书文朝荣把一株株树苗种到荒地里。“当时我们村水土流失严重,土地太瘦了,种一亩包谷,只有两三百斤的收成,其他村一亩土地种的粮食比我们三亩地种出来的还要多,饿肚子是常有的事。”王学方心酸地说。“我们开始种树的时候,大家的想法是只有种树才能涵养水土,走上林茂粮丰的致富路。”

种树是王学方这代海雀人获得粮食的希望,种下去的树苗,他们格外爱惜,一有空就往山坡上走,看看树苗长势,碰到干旱时,王学方和村民们还会背水上山去浇水。“那时候村里个个都是护林员。”

几年后,种下的树苗长大了不少,海雀村水土流失的问题逐步缓解,村民开始用地膜种植包谷,庄稼的收成提高了好几倍,王学方也填饱了肚子。

“后面我家的包谷一年比一年长得好,家里也养了几头大肥猪。”王学方笑着说。

1994年,王学方接替文朝荣成为海雀村党支部书记,他子侄辈的年轻人接过了护林的接力棒。

王学方的侄子王光德从小就在长辈的言传身教中明白了植树造林的重要性。“长辈们在最艰苦的岁月坚持种树,让许多荒山有了绿色,也让我们吃上饱饭。”王光德说。

眼看着山坡上星星点点的绿色慢慢变得郁郁葱葱,王光德心里说不出的高兴。“这棵华山松是我看着长大的,从树苗到小树,我种树也护林,牢牢记住文朝荣老支书说的‘山上有林保山下,有林才有草,有草养牲口,有牲口就有肥,有肥就有粮。’”王光德指着一棵华山松告诉记者,眼神中流露出无限的欣慰。

1995年,海雀村被全国绿化委员会评为“全国绿化千佳村”。海雀的山从风沙四起的“和尚坡”变成了万亩林海。

王光德和他的同龄人在植树护林的同时,也享受到更多的生态效益。“村民除了种包谷,也有些开始种蔬菜、种果树,养猪的养鸡的也多起来。”

2002年,国家实施退耕还林政策,海雀村积极响应,将1120亩耕地变成了林场。

2014年,王光德的义务护林员“转正”成了拿工资的护林员,随着时间推移,海雀村的护林员增加到11名,王光德成为护林队队长,每天带领队员巡查万亩林海。

“我月工资有800元,一年算下来也有9600元,心里很满意。”王光德说。2016年,他有了第二份工作,负责打扫村里的环境卫生,月工资2400元。“两份工作加起来,家里的经济条件好了很多,我买起了电视机洗衣机,还用上了电冰箱。”王光德笑着说。

现在的王光德一家其乐融融,去年家里还买了轿车,日子越过越红火。

35岁的文均福是文朝荣的孙子,小时候就跟着爷爷往林海里到处跑,对这片林海有着特殊的感情。

2004年,他成了护林员。“当时开村民大会的时候我自愿报名,林海是我们村的绿色屏障,成为护林员我觉得很光荣。”

两年后,护林人员调整,文均福看到村里新建了好多房屋和一些大型工程进驻,海雀村却没有一辆运输车,他贷款3万多元,买了海雀村第一辆农运车跑起了运输。“那段时间,我跑着运输但心里面还是记挂着林场。”

2017年,文均福成为海雀村村委会副主任,思考如何把万亩林海的生态价值转化为经济价值。

村“两委”开始谋划在万亩林海发展林下经济,试图让林海成为海雀人致富的“金钥匙”。“我们现在探索在林地里试种中药材独角莲和发展林下养鸡,如果成功了,我们会让产业覆盖到全村,实现生态与经济双赢。”文均福说道。

责任编辑: 谭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