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校学生被包装为名师 规范在线教育难在何处
2019-06-19 10:50 来源: 法制日报
毕节发布
看见毕节
掌上毕节
打印

□ 本报记者   杜晓

□ 本报实习生 陶稳

近日,网经社发布《2018年度中国在线教育市场发展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显示,在线教育平台存在授课内容不佳、虚假宣传、霸王条款、任性“停课”退款难等问题。

随着在线教育市场的日益扩大,随之而来的诸多问题也不容忽视。《法制日报》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在线教育退费难

授课内容错误多

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要求,校外培训机构应该严格执行国家关于财务与资产管理的规定,收费时段与教学安排应协调一致,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

《报告》认为,在现实中,在线教育机构往往并没有严格按照线下校外培训机构的监管要求来执行这一规定,因此难免会涉及用户退费问题。

据了解,电子商务消费纠纷调解平台曾接到消费者投诉称,在某些在线教育机构下单时遇到了退费难的问题。

除了费用外,授课内容也是在线教育的“痛点”。

电子商务消费纠纷调解平台发布的案例显示,来自广州的曾妮(化名)给孩子报了一个名为“初三数学培优班”的课程,根据网络上的介绍:任课老师毕业于北京大学,教过的学员不少考上了重点大学。“但实际讲课的内容超纲,孩子听不懂。课后在线提问,要么不回答,要么回答生硬,说不清楚解题的思路。”

曾妮反映,培训机构是否将教师资格证作为授课老师任职的必备条件不得而知,家长无法判定老师是否具有任教资格。

另据了解,某乐评人曾连续多日在其实名认证微博上发帖,称某高校音乐学院教师录制的视频课程存在多处基础性错误,分别涉及不同的在线教育平台。

这名乐评人写道:“出错的都是非常基础的知识点。如果是对音乐比较专业的人,读谱、视唱、视奏都是天天都要用到的技能,根本不可能连连出错。”

还有的在线教育机构采取预付费的方式,此后直接“跑路”。相关案例显示,去年10月,某在线培训机构宣布停课停运。这一消息,让已经提前预付一年甚至三年学费的家长不得不通过多种渠道维权。

“在线教育能够快速实现大面积传播,不管对教师还是对学生来说,都是比较便捷的。在线教育得益于互联网的发展,使得线上互动成为可能,这是线上教育的一个基本条件,也使其能得到广泛传播。”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说。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与实体经营的线下教育培训机构相比,在线教育培训存在的某些问题更加突出,例如场地与师资,在线教育培训只要有直播教室即可,甚至可以由教师在家上课,师资则大多由平台“包装”为“名师”。

教师招聘走过场

虚假宣传骗学生

为了进一步了解在线教育存在的问题,记者采访了一些在线教育用户。

北京高校学生王茜(化名)去年5月接触到了某英语阅读App。

“当时看到很多朋友都在微信朋友圈用这个App打卡,据说打卡次数达到一定天数,就能退还全部费用。”王茜说。

为了既学习英语又能节省费用,王茜选择了每期收费109元的课程。对方承诺,用App学习英语并在朋友圈打卡满100天之后,不仅退钱,还免费赠送实体书一本。

“我按要求完成所有学习和打卡任务后,那边并没有给我寄实体书,也没有退钱。于是我找到那边的工作人员,对方称要按照排名退费赠书,但这点并没有在最初的招生信息中提及。”王茜说。

王茜告诉记者,由于线上阅读打卡只是为了花钱强迫自己学习,而且通过阅读打卡确实让自己积累了一定的英语阅读经验,再加上费用也较低,所以即使最后没有按承诺退还费用或赠送礼品,也几乎没有人维权。

大三学生吴成俊(化名)在对比多家机构后,选择了一家在线教育机构的雅思培训课程。

“缴费前,这家机构明确地说明了课程属于一个月内速成,每次课程大概是100多元,我觉得价格划算就报名了。”吴成俊说。

原本以为捡到便宜的吴成俊,在上过多次课后发现,之前的承诺多为空头支票,比如所谓的“定期测试”“根据学员时间安排上课”根本做不到。每次上课的教师也不一样。

“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对于雅思考试历年的真题,授课老师讲起来都磕磕绊绊,教学水平可想而知。”吴成俊说。

记者在采访中还发现,在线教育存在的问题有其深层次原因。

曾在一家线上英语教育机构任职的黄琼(化名)告诉记者:“在线教育培训机构的教师水平参差不齐,有的在线培训机构的老师只是面试一下,或者随便做套试题,再试讲一下就上岗了,实际上教育水平很一般。有的在线教育培训机构的好老师只有几个,不了解情况就报名的学员很容易踩坑。”

对于退费难的问题,黄琼告诉记者,她在职期间遇到过数次家长前来要求退钱,在协商无效的情况下,有的学生家长直接躺在公司地板上。

今年刚拿到教师资格证书的李萍(化名)最近应聘上一家在线教育培训机构的老师,教授初中语文。机构对她的简介是“已工作五年、经验丰富的优秀教师”。

“我还没从学校毕业,哪有什么教学经验?”李萍告诉记者,这些说辞都是为了吸引更多人报名。

“相对于其他在线交易而言,规范在线教育产品和教育服务的难度更大。”储朝晖说,比如在线教育产品和教育服务怎么表述、有什么标准、怎么操作等这些很难有统一标准,由此使得规范在线教育成为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

“在线教育难规范导致当前在线教育行业产生的矛盾比较多。于是就有人刻意利用这一点进行投机甚至诈骗。”储朝晖说。

行业规范须建立

无证无照应取缔

熊丙奇认为,目前针对教育培训机构的监管措施包括“有证有照+教育备案+风险准备金制度”,对于有证有照的教育培训机构来说,没有什么问题。然而,破产关门、超前教学的问题,更多发生在无证无执照的教育培训机构身上。由于“无证无照”,这些机构不能按对教育培训机构的要求进行备案,由此无法对其进行的超前教学加以监管;也由于“无证无照”,这些机构不可能按对教育培训机构的要求缴纳一定比例的风险准备金,这些机构破产关门后,消费者维权无门。

储朝晖认为,为了杜绝在线教育机构卷款逃跑的问题,需要进一步对其强化监管。有些在线教育服务机构很快建立起来,又很快消亡,其背后的深层次原因在于,有些进入在线教育行业的投资者对这个领域缺乏了解,只是简单地认为利用在线技术就可以办好教育,但其实要办好在线教育,最关键的是要有好的教育产品和教育服务。

“只有在线而没有教育,不能长久持续,因此也就容易出现卷款逃走的情况。从管理和投资的角度来说,建议那些非理性的、在教育上没有独特资源的投资者,不要贸然去投资在线教育。与其让自己背上诈骗的名声,不如理性作出选择。”储朝晖说。

熊丙奇认为,要全面治理在线教育培训存在的一些问题,需要适当降低准入门槛,把所有教育培训机构都纳入监管体系。

“目前,在线教育市场才初步形成,各方面都不够理性。在这种情况下,需要依据在线教育的特征,尽可能先建立行业规范,并且引导整个行业遵守规范。应该强调先有规范,再使用技术。如果先使用技术,但没有规范,就容易出问题。”储朝晖说。

储朝晖认为,在线教育只是教育的一种形式,无法替代其他教育形式。消费者在购买在线教育产品和在线教育服务时需要更加谨慎,不要盲目跟风,也不要轻信一些夸张的宣传,尽可能寻找稳定、有声誉、可信度比较高的在线教育机构。

+1
责任编辑: 熊静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