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县区 > 七星关 > 正文

太极古茶: “丑小鸭”蝶变“白天鹅”

年代久远的太极古茶树

古茶树枝条扦插的茶苗基地

成品罐装茶

茶叶专业合作社

或许是大自然的特意眷顾,这里不仅有独特的天然景观,还有名闻遐迩的地方特产。这里,就是“中国古茶树之乡”——七星关区亮岩镇太极村。今天,就请你和我们一起,去掀开名闻遐迩的“太极古茶”的神秘面纱……

一条名叫太极河的赤水河支流沿山绕行,转了一个270度的圈,形成一个S型大拐弯,把村庄一分为二,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天然“山水太极图”。

“从我小时候起,这个地方就叫做太极村。”5月9日,当记者来到太极村时,当地89岁的老人赵秉辉介绍道,“据考证,明末清初时期,太极村是重要的物资流通集散地,当时的太极村,码头、客栈、天井等比比皆是,周边的小吉场、燕子口、清水铺等地的老百姓都是来这里赶场,所以这里又被称为太极场。我小的时候,也经常和大人们去赶场,印象还很深。可惜的是,1970年农历二月初五,一场大火把一整条街都烧毁了。”

赵秉辉老人回忆,200多年前,有一个姓陈的风水先生路过这里,看到这里的山水组合就像一个天然的八卦图,就把这个地方叫做太极村,村名一直流传到现在。但是,由于这里的地势较平,土壤又多为黄中带红的“马血泥”,而且水源丰富,出产的水稻很有名气,当地人还是习惯把这里称为“水田坝”。以前水田坝的人不管外出到哪里,都很容易被人认出来,因为他们的鞋底全是红泥巴。

马血泥是种植茶树的优质土壤,所以水田坝家家户户都种茶树,自然每家都有熬茶罐,喝茶成为人们日常的一项重要内容。只要喝上一杯茶,不管男女老少,精神就来。每天清晨,村里的媳妇们都要起早煮茶,孝敬公婆。看哪家媳妇孝不孝顺,首先就看她是否早起泡茶伺候公婆。

“由于家家户户都喝茶,喝茶就成了人们解渴的主要方式。一岁多的孩子都会找茶喝,话也说不明白,只会讲‘要zha’‘要zha’。没茶叶的时候,大人们就拿茶缸装水哄他喝。” 赵秉辉介绍说。

因此,在当地有这样几句顺口溜流传了下来:“水田坝人真是勤,家家有个茶叶林。还有一个熬茶罐,茶水解渴又提神。”

赵秉辉还告诉记者,太极古茶的最大特点是叶子宽大,味道醇厚。一罐茶可以熬好四五开,而且几天以前熬的和新加进去的茶叶一样,随煮不烂,所以一些不厚道的人把熬过的茶叶滤出来晒干后,又把它混在没有熬过的茶叶里拿去卖,不注意根本认不出来。

据《华阳国志》《茶经》等记载,早在秦汉时期的平夷县(今七星关区一带)就种植、制作、饮用茶叶,清代还出产了著名的太极贡茶。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时,太极茶被称为水田坝茶、杆杆茶,在毕节很出名。在毕节箱子街、大横街、小横街的茶馆里,一般的茶水就是五毛钱一杯,但如果是水田坝的茶,价格就要翻一倍。”赵秉辉回忆道。

都说“高山云雾出好茶”,但太极的地理位置打破了这一定论,这里海拔800米,生长的古茶树却随处可见。只是由于前些年,因为古茶的卓越品质没有被发现,而且加工工艺极为简单,产出的大杆杆茶才十来块钱一斤,不值钱,村民们便把茶树砍了一些,剩下田边地角不影响耕种的茶树。

“这里的茶叶品质确实特别好,因为它长得稀,而且周围是大片大片的森林,生物多样性丰富,所以受这些植物花粉和蜜蜂等的影响,它的香味是原生态的,这是其他地方添加色素和香料生产出来的茶叶远远不可比的。”2016年,国内著名的茶叶专家、广东省供销社理事会副主任陈栋到太极村考察时,由衷地赞叹道。

而让太极古茶重新焕发生机活力和发挥巨大潜能的,是一个叫张万登的老板,2012年春,张万登接受家乡政府的邀请返乡创业,当他发现太极古茶有着极大的市场潜力后,便和好友一起投资千万购设备建厂房,成立了太极古茶专业合作社,建茶叶基地。2016年茶青收购第一年,茶农就获益80多万元,村民们如今仅采茶一项就年入几千上万元。现在,太极古茶成了致富新门路,家家户户都把自家地里仅存的茶树当作宝贝保护起来。在茶树比较集中的地方,张万登的合作社还花钱把茶树下的地流转过来,预防村民在种地打农药时不小心把茶树污染了。

据统计,目前太极村保留有古茶树69877株,其中经上级部门挂牌拥有“身份证”的古茶树400多株。这些古茶树,大多数是单株独株,采光和透气都非常好,而且由于年代久远,根系很深,所以都长得特别健壮和茂盛。2016年,太极村被中国茶叶流通协会命名为“中国古茶树之乡”。

在张万登的带领下,我们沿着山路爬坡上坎,在一个叫“象鼻卷水”的地方找到一排拥有“身份证”的古茶树,通过扫描一棵树上的二维码,上面显示“树龄:800年,高度:3.5米,胸径:100厘米,冠幅:3米。”

站在古茶树下比对,树确是有两人高;摘下一片绿油油的茶叶,有一人手掌那么宽大,而树子依然是那么充满生机活力。赵秉辉老人说,反正也不知道茶树有多大的年龄,他很小的时候就在这棵树下玩,而且树子当时也是这么大。

沉寂了千百年的古茶树,如今重新焕发了生机。从2013年以来,短短三年时间,太极古茶就从当初仅供当地群众解渴的“烂木叶”,变成了身价倍增的“黄金叶”,实现了从“丑小鸭”到“白天鹅”的华丽转变。“太极古茶”的名气,越来越叫得响、叫得远。

2016年8月,太极村生产的古树绿茶、红茶分别荣获2016年贵州省秋季斗茶大赛金奖、优质奖。

“去年我们春夏秋都采茶青,生产干茶叶两万多斤,产值200多万元;今年第一季春茶加工出来的就有6000多斤。如果三季采下来,今年可能有2.5万斤左右,产值在400万元左右。种茶的收益,绝对是种传统农业的十几倍甚至几十倍。有的老百姓家单是卖茶青,就有一万多元,少的也有几千元。以前我们发动老百姓做茶叶产业的时候,因为没有经济效益,他们是不认可的,说茶叶当不了饭吃。现在尝到甜头以后,古茶树也保护好了,种茶的积极性也高了。”张万登介绍。

为了把太极古茶的产业做强做大,张万登请来技术人员,将古茶树上的枝条进行嫁接育苗。他介绍,如果直接用枝条扦插的,就叫无性繁殖,这是最好保留原品质的方法;如果是用茶籽繁殖的,就叫有性繁殖,但品质会改变,所以太极古茶都是用无性繁殖来培植茶苗。

目前,太极村新增茶园2000亩,受其良好的带动,全镇新增茶园5600余亩。

如今,太极村依托古茶产业,将村集体经济壮大资金投入到太极古茶专业合作社,运用“支部+合作社+贫困户”的发展模式,引领百姓脱贫致富奔小康。

“单一的种养业很难致富。下一步,合作社要走‘生态+产业’配套的循环发展路子。”张万登介绍说,太极村将倾力打造以古茶为特色、以生态为品牌的集种养、餐饮、观光、科普、旅游为一体的产业链,借力贵州旅游产业蓬勃发展的强劲东风,让太极村这个“中国古茶树之乡”发展得更加稳健、殷实!

责任编辑:熊静祝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