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老汉把两女儿告上法庭讨生活
2019-02-20 15:54 来源: 毕节日报
毕节发布
看见毕节
掌上毕节
打印

花光9万多元积蓄治疗尿毒症

七旬老汉把两女儿告上法庭讨生活

今年,李老汉77岁了。这是他被查出患有尿毒症的第三年。时间像一匹野马,带走了他的健康,也带走了他9万多元的积蓄。如今李老汉独自居住在云阳县泥溪镇街道上,每年的房租为900元。每周,他需两次乘车,从镇上到县城接受透析治疗。仅此一项,将耗尽他每月1245元的养老金。

两个女儿成为他“防老”的最后一根稻草,但她们却不愿意给钱。老人走投无路,将两个女儿和小女婿告上法庭。

巡回法庭闹市开庭审理

2月14日下午两点半,云阳法院六法庭干警来到云阳县泥溪镇农贸市场。

巡回法庭的横幅和国徽要挂在高处,法警找到一辆货车,将它们悬挂上去。“原告”、“被告”、“书记员”、“审判员”的座牌按照正式庭审的方位摆放,放在胶凳上。

书记员宣读法庭纪律,要求现场肃静,不能喧哗,不能随意走动。法官刘媛轻敲法槌,宣布庭审开始。

时值春节期间,好奇的人们渐渐靠过来,伸长脑袋一探究竟。一会工夫,庭审现场被围得水泄不通。

父亲赡养费增加,钱从哪儿来?

大女儿李红觉得父亲可怜,想从经济上帮助他,但妹妹李蕊的冷漠让她感到心寒。答辩环节,李红坦陈同意老人的诉讼请求,但是妹妹也必须承担相应的赡养义务。否则,“不行。”

李蕊和丈夫觉得自己也很委屈。老人的倔强和古怪,让先前同住的三人在日常生活中频生口角,双方都愤愤不平指责对方。

听完法官刘媛的询问,李蕊的丈夫抱怨起来,说李老汉性格偏执,难以相处。

“那为了方便治疗,老人现在想去县城居住,每年要求房租3000元,每月要求生活费800元,以及护理费、水电费等,要求两个女儿分摊,你们两口子是何意见?”刘媛追问。

“每月几百生活费!钱从哪来?”李蕊的丈夫怒目圆睁,又从包里抽出一根烟来。

“我们正在开庭,请遵守法庭秩序,不要抽烟!谢谢!”刘媛打断他。

双方争执不下,路人纷纷劝说

“我们也不容易,小孩虽然都已成年在外务工,但没有减轻我们的压力。我们两口子都在种地务农,没啥收入,去年底借贷的10万元,都还不知道能不能还。”小女婿指了指对面的银行。

这时,一旁的李蕊(小女儿)点点头:“我们也不是不养他,他还是可以来跟我们一起住,需要去县城治疗,我们开车送他,但是要生活费,我们没钱。”

“你们还有车?长安七座那种?”

“五座那种。”

“那你们贷款的十万元呢?”

“我们买了十头牛。”

小女儿的表态让李老汉感到窝火。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坐立不安的李老汉上楼接了杯水坐回原位,默不作声背过身去。

刘媛继续做被告的思想工作,她告诉李蕊,老人年事已高,加上身患疾病:“你们也想一下,在你们小时候,走不得路,吃不来饭,那个时候李老汉没有跟你们谈条件,没有说因为经济条件不好,就让你们露宿街头,现在他老了,希望子女来赡养他,这是正常的,也希望你们能够换个角度,互相理解。”

李蕊和丈夫听完连连摇头:“要么他来跟我们一起住,要钱?没有!”大女儿李红哭红了眼:“反正我愿意每年给他两万块。”

接着她转过头,疑惑地对一旁的妹妹、妹夫说:“我们还是调解算了,喊你们一个月拿几百块意思下,为什么你们就是不愿意呢?”

路人纷纷劝说,但都无济于事,见双方争执不下,法官刘媛宣布休庭,另行组织双方进行调解。

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除法官外,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通讯员 刘虎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张旭

张旭

+1
责任编辑: 熊静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