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毕节 > 正文

危改十年路 脱贫千秋情——毕节市农村危房改造工程镜像

1

七星关区撒拉溪镇兴隆村全貌。

乌蒙山腹地,毕节,曾经被联合国专家视为“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地方。千百年来,贫困的阴影一直笼罩在人们头上,然而,那支点燃希望和光明的火把从未熄灭。

10年前的2008年那个冬天,乌蒙腹地,冰封雪冻,历史罕见,破廊倒壁的农户住房摇摇欲坠……

10年后的2019年,春节临近,七星关区杨家湾镇杨箐村,十三组的柳世红喜笑开颜。从40平方米危房搬进了100平方米的新房,受惠于政府危房改造政策,一家6口得到7万多元补助。

从破廊倒壁到白墙黛瓦,从熬日子到过日子,从要脱贫到奔小康……在一路走来的日子里,每一张笑脸都仿佛向阳花,娇艳盛开。

嵌入历史时间的记忆节点,镌刻下熠熠生辉的金色坐标。

2008年7月,黔西、纳雍两县作为试点率先启动农村危房改造工程;2009年全面启动;2011年掀起高潮;2012年“整市推进”;2017年同步“三改”,“危改”全面升级并助推脱贫攻坚;2018年,黔西县脱贫攻坚精彩出列,成为毕节试验区成立30年来首个实现脱贫的贫困县,农村危房改造功不可没,也为即将脱贫摘帽的大方县乃至其他县区农村危房改造助推脱贫攻坚探索出了可圈可点的路子。

10年间,各级政府共投入资金90余亿元,实施农村危房改造72.2万多户,改造房屋4656万平方米,惠及群众240万人。

搬出大山 住有所安

飕飕寒风中,毕节市七星关区撒拉溪镇罗锅箐村466名群众,从临时搭建过冬的帐篷搬进了漂亮的特色民居。

罗锅箐,地处三面大山合围的夹皮沟中。因山岩倾斜、山体出现裂缝,随时可能滑坡,全村200多人住在民政部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2010年,政府为罗锅箐村共建房屋32栋106户,还配套建设了挡墙、排污沟、沼气池、102间圈舍、5个公厕等基础设施。

在毕节市,因实施农村危房改造,贫困农户转眼间走出绝境,告别土墙房、茅草房等危房,住上宽敞明亮新房的例子不胜枚举——

纳雍县龙场镇小营村10户苗胞告别集体居住岩洞的“穴居生活”;威宁自治县斗古乡中关村36户群众从危崖边搬进设施完备的新家;黔西县铁石乡慕老坝村153户实现祖辈想都不敢想的“乔迁之梦”……

从“出门又怕无处住,进屋又怕倒下来”到“头上盖的琉璃瓦,脚下住的开心人”,从车水马龙的交通沿线到边远偏僻的大山深处,从蝉鸣蛙唱的农家院落到歌声飞扬的彝乡苗寨,从山奇水秀的乌江沿岸到气势磅礴的乌蒙腹地。

农村危房改造,不仅让那些贫困、无力改善居住环境的农户“住有所安”,也激发了那些在产业发展、外出务工中有了一定积蓄的农户建设美丽新家园的热情。

农村危房改造,拉动了内需,搅活了毕节城乡建材、装饰等市场,促进了农村劳动力转移。初步估算,拉动各方投资达100多亿元。用工量骤然增大,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得到有效转移,尤其是施工中需要大量建筑工匠,有的县、乡还出现了“一匠难求”的局面。

农村危房改造,加快了乡村的文明进程,促进了乡村旅游的发展。一批城郊农家餐馆、风景区农家旅馆如雨后春笋,满足了城里人周末休闲之需,给农民带来可观的经济收入。

与此同时,为让农民生产发展、生活改善和生态建设三业并举,拥有更广阔的增收门路,毕节在农业产业发展上发力,通过项目扶持,大力发展生态畜牧业、林果业、特色农业,书写了广大农村“家中无闲人,户户有门路”的产业发展新篇章。

农村危房改造,对曾经贫穷落后的毕节而言,是一次涅槃重生。千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在乌蒙赤水间精彩演绎——

啃硬骨头 各有妙招

经济底子薄,生态条件恶劣,毕节推进农村危房改造工程,难度确实很大。但是,为了啃下这块“硬骨头”,毕节的县区各出妙招。

七星关区“统筹安排”,自筹2.7亿资金,提高农村危房改造补助标准——

2018年4月10日,笔者走进七星关区朱昌镇宋伍村,见到了正在自家地基上抬石头、拌水泥的吴学虎。刚刚拆除的危房已有40余年的“光辉岁月”,因房子比公路矮,每逢下雨天,雨水、污水直往屋里灌,打开后门才能流出水去。

“早就想重新建房了,但是村里还有比我们更老火的家庭,所以我家今年才动工。”吴学虎说,政府给了他家7口人将近9万元的补助资金,新房子有120多平方米,预计年底就能搬进过新年。

据毕节市七星关区小康办副主任甘祖昌介绍,2018年七星关区在按照中央、省、市补助资金标准的基础上,结合辖区实际情况提高危改补助标准。3人以上贫困户,人均补助1.28万元,由区财政统筹解决。

黔西县“超前谋划”,提前帮助危改户联系好建筑工匠和水泥砂石等建材——

因为危改任务逐级下达需要时间,为确保各年度农村危房改造起步早、推进快,按时完成改造任务,每到年初,黔西县便早早谋划,提前对有改造意愿的农户进行排查统计,帮助他们联系好建筑工匠和水泥、砂石等材料;对“4类重点对象”以及优抚对象、空巢老人等特殊家庭户,还通过垫资和帮建等措施,提前帮助其改造危房。

2018年9月,贵州14个县区通过“国考”实现“脱贫摘帽”的消息传来,黔西县名列其中,精彩出列,这也是毕节试验区成立30年来首个实现脱贫出列的贫困县。

织金县“突出特色”,积极打造民族特色旅游村寨——

为提升危房改造的建设质量和建筑品位,织金县大力倡导乡镇引进有实力、有资历的工程队加入危房改造和新农村建设,鼓励打造独具民族特色的精品旅游村寨:珠藏镇骂丫村、石鼓寨,熊家场镇白马村、黑土镇木桥村、马场镇马家屯村、三甲街道龙潭村、龙场镇营上古寨等如春笋般破土而出。

如今,闲庭于织金县的每个村组,映入眼帘的都是一个个掩映在绿水青山中的特色村寨和农家小院。

威宁自治县“整合资源”,做起了民生资金“加减法”——

开展农村危房改造工作,面临的最直接困难就是地方财力有限,农户自筹资金能力弱,为此,威宁做起了民生资金“加减法”。采取“财政补助一点、社会捐助一点、部门帮扶一点、政策优惠一点、信用借贷一点、邻里帮助一点、农户自筹一点”的方式多方筹集资金;协调金融部门开辟“绿色通道”,采取政府贴息贷款方式,在贷款方式、额度、期限、利率等方面给予优惠,最大限度减轻农户筹资难的问题。

2012年9月7日,云贵交界地区发生5.7级地震,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部分农房倒塌或成为危房。震后,云贵乡检角村彝族村民文义军家一家5口人住进了活动板房。

“没钱修新房子,原本担心会在板房一直住下去。”文义军说,没想到政府不到半年时间就帮自己建了新房。在检角村的一块开阔地上,30套集中安置房已经竣工,达到7度以上抗震设防标准。

威宁自治县能在短时间、大范围解决最急需改造农户的住房问题,正是得益于做好民生资金“加减法”。

还有赫章县、金海湖新区……

只要精神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干部争先 党员带头

站在“鸡鸣三省”老鹰岩远眺,浩浩荡荡的赤水河开山劈石,滚滚东流。高耸入云的“鸡鸣三省”纪念碑侧镌刻着《七律·长征》——“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 

这是长征精神,也是乌蒙山区的毕节人民决战贫困、决胜小康的生动写照。

10年间,在脱贫攻坚的住房保障战场,有一支精锐的队伍连战连胜、捷报频传,他们的泪水、他们的故事,折射出脱贫攻坚之决绝、为民付出之真切、基层工作之不易,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危改人。

他叫杨传波,2012年考入金沙县岚头镇村建规划站工作,先天性上肢畸形。镇上有危房改造户1582户,但在市、县的督查中,无论抽查到哪家哪户,不需村干部带路,他都能熟门熟路地找到家门,精准地说出每家每户的具体情况。

他叫赵文振,在黔西县金兰镇危改办工作。2018年金兰镇175户危改任务,工程实施难度较大的就有54户。“小赵,你又来了……。”金兰镇双庆村箐山一组的贫困户刘万军放下手里拿着的砖上来打招呼。这次已是赵文振第5次来到他家督促工程进度了。

他叫鲁兵,黔西县住建局工作人,被同事们戏称为“农村危房改造政策的活字典”。2018年黔西县要脱贫出列,住房安全有保障是迎接“国考”的重要一环。鲁兵每天持续工作16个小时以上。就算在贵阳做手术住院期间,也一直和乡镇对接农村危房改造的相关工作。出院返回工作岗位的第二天,他伤口还没拆线。

走访于田头车间,思考于颠簸旅途,他们用青春写就贫困乡村奔小康的芳华故事。正是因为有他们扑下身子、一脚泥一脚水地走在扶贫路上,一条脱贫之路才得以铺就。正是因为有“村不脱贫誓不还”的誓言和“宁愿苦干,不愿苦熬”的拼劲,一篇篇脱贫传奇在神州大地上书写。

改的是房,暖的是心。农村“危改”,不仅解决了农民住房安全问题,也使干部与群众的心贴近了,党和政府与人民的情加深了。因为这一抹温情,因为这一缕大爱,心中的乡愁才更浓郁、更淳厚。(张正勇)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责任编辑:罗星星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