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民生 > 正文

张凯:寄寓在蜂蜜里的梦

大年初一,天气晴好。

在七星关区生机镇镰刀湾村朝阳组张凯家,不远处就是村里搞得热火朝天的篮球赛、拔河赛等新春文娱活动的现场,喝彩声、欢呼声此起彼伏。但是,这些喧闹的场景并不太引起张凯的注意,他专注的是他那十六箱蜜蜂。嗡嗡飞鸣的蜜蜂在箱口处进进出出,在艳丽的阳光下显得格外忙碌。

“这几天天气好,菜籽花也都开了,我想把它们运到菜籽花集中的地方去,让它们多采点蜜。”看见记者好奇的样子,张凯介绍说。

在镰刀湾村,张凯家有着传统的养蜂习惯,而且特别熟悉蜜蜂的习性,所产的蜂蜜在当地算是远近闻名。但由于家庭负担特别重,张凯和妻子要负担5个孩子的上学费用,每个月少了5000元的开支是交不了差的。

张凯的大女儿在上海复旦大学读大三,二女儿在毕节职业技术学院读大二,老三和老四分别在毕节民中、毕节四中读高中,老五还在当地读小学四年级。为了抚养孩子们读书,夫妻两常年在浙江温州打工,辛辛苦苦一个月下来,除了生活费,两人节余的钱只有6000元左右,只能勉强供孩子们用。或许实在是太过于辛苦,现年46岁的张凯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苍老许多。

“虽然辛苦,但看到孩子们个个都比较争气,尤其是在读书方面在我们这个地方也算带了个好头,苦一点心里也是乐意的。”张凯说。

如果不是每个月急于用那么多的钱,擅长养蜂的张凯是很想在养蜂的路上一试身手的。他介绍,就目前的处境来看,一是扩大规模养蜂需要一笔钱。就他的能力而言,养50箱蜜蜂不成问题,但一箱蜜蜂的成本价是1200元左右,新增24箱蜜蜂需要近3万元,每个月挣多少用尽多少的他不可能有余钱剩余来购置蜜蜂;二是养蜂也是靠天吃饭,年景不好,不但赚不了钱,还要花钱去买蜂蜜和花粉来饲养蜜蜂;三是酒好也怕巷子深,如果产出的蜂蜜一时销售不出去,须臾不能缺钱的他是无法向孩子们交待的。因此,虽然打工的收入低,但每个月能够及时、有保障,爱好养蜂的张凯也只能在春节这几天好好看一看这些可爱的蜜蜂了。而平时,它们则是由年过七旬的父亲照看。

“你看我设计的这个隔断,中间的这些缝隙工蜂可以自由通行,而蜂王则不能通过。别人饲养的蜂,大部分的是一箱就只有一个蜂王。而我饲养的蜂,一箱就有两个蜂王。为了让它们不能见面打架,我用的这种设计它们是彼此无法知道对方存在的。”展示起自己发明的器具,张凯自信地说。

对于中蜂(中华蜜蜂)和意蜂(意大利蜂)的习性、特点,张凯介绍起来也是如数家珍:“中蜂的活动半径一般在2.5公里左右,中蜂飞行敏捷,嗅觉灵敏,出巢早,归巢迟,每日外出采集的时间比意大利蜂多2至3个小时,善于利用零星蜜源……”

对于处于河谷地带的镰刀湾村,张凯认为养蜂有很大的优势,这里生长的黄金条花和野木椒花是蜜蜂最喜欢的蜜源,所产的蜂蜜也是上等产品。

张凯告诉记者,过完年后,初八就要出去打工了,虽然总是年复一年地迟迟圆不了养蜂致富的梦,但他在打工的闲暇时间,都会去钻研养蜂的有关知识,积累经验,等读大学的两个女儿毕业,负担减轻一些后,他就返回故乡饲养蜜蜂,利用现代电商平台,在解决自己一家生计的同时,把镰刀湾的蜂蜜做成同类产品的著名品牌。谈起未来,张凯的眼睛里充满了憧憬和希望。(毕节日报  刘 燎

责任编辑:黄亚雪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