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民生 > 正文

威宁自治县云贵乡马街村——修好通村路 打好特色牌

云贵马街,是一个极为出名的地方,这是威宁境内“红彝”最为聚居之地,民俗文化存量丰富,当地的服饰和手工艺更是令人着迷。

走进威宁自治县云贵乡马街村,便走进了红彝人家的酒和岁月,群众纯朴善良,村庄静谧安祥,彝族比例86﹪,苗族比例14﹪,仅有一家汉族。在这里,汉族成了名符其实的“少数民族”。

在该村通组路建设现场,新开挖的土路比当地群众预想的要宽得多,要平得多,围着村庄或山脚一直延伸出去,四通八达。该路共设四个作业点,四台挖机在四个点上不停忙碌,工作效率很高。

“这条通组路共有27.1公里长,串连了6个村民小组,主干线有12.4公里,宽4.5米,次干线14.7公里,宽3.5米,是脱贫攻坚组组通公路交通大会战项目。”聊起通组路建设,村支书苏军很兴奋。“以前这里只有一条毛毛路,连摩托车都进不来,这下好了,6个组连成一片,开台小车一圈就全跑完了,拖点东西进出也方便了,就算没车,走路进出也比以前干净了,水不湿脚,土不沾鞋。”

村民文银家住在马街村岩脚组,离马街的通乡主路有3.5公里,以前只有一条毛毛路,连走路进出都困难,别说摩托车了。测路时,要走文银家地中间过,要占5分地,他二话没说,只说了一个字“挖”。

“双龙组的安学才,修路几乎占掉了他家的全部好地,开始时根本不同意拿出土地来修路。”村主任杨荣祥说。

后来,镇干部、村两委、驻村工作组在会上研究,一是拿不出村集体土地来置换,二是所有的惠农助农政策都不符合他家,三是不能用钱来解决问题,上述三条路都是“死胡同”,一旦打不通这个“死胡同”,所有工作前功尽弃,还无法向组织和村民交差。

矛盾出现了,怎么办?苏军决定,采取“三进三增”工作态度和方法,县、镇、村、组干部共同担当,通过若干次思想工作,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安学才终于同意开挖了。

“我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我也懂得这条路修通的重要性,就是心里边的这个结老是解不开,舍不得那几分好田好土。”安学才对滋养他一家的这片土地怀有深深的感情。“算了,现在好了,乡亲们方便了,娃娃上学好走了,我也不说什么了。”

“我们云贵乡今年是组组通公路大会战之年,共立项设计建设通村通组路270公里,覆盖10个村(社区)71个村民组21700人,建成后再无交通死角。”该乡乡长禄宗兵说。

如今,静静的红彝古寨终于闹腾了起来,村里村外一片欣欣向荣景象,致富路不但扮靓了村庄,还促成了当地产业的多样发展。

今冬明春,该村争取在去年60余户种植万寿菊485亩的基础上有所增进,让新型产业惠及更多的人。秋季已种下紫皮大蒜300亩,目前属零星种植,如果产量收成好,田间管理技术也到位时,该村将改零星种植为连片种植,扩大种植面积。

不但如此,从彝良小草坝打工回来的马街村村民文银,自己单干种起了天麻50亩,三年后,可以纯赚270万元,并引领群众扩大种植规模。

走进他亲手发展起来的林下天麻试种基地,笔者发现,那其实就是一片离村庄较远的自然生态林,并无特别之处,林内杂林杂草丛生,时有太阳的光芒透过树叶打在地上形成光斑,地上厚厚的腐植土沉积多年,肥沃而湿润,正是天麻喜欢生长的理想环境。

在一处有松土和挖掘痕迹的地方,文银用手就轻松挖出了六七个二两重的鲜活天麻,还伴有一些五寸来长的杂木树腐木,整个种植小坑有半米见方。

“这叫一窝,种天麻就要一窝一窝种,一窝种5到10株不等,这样,方便给它腐植土和腐植木,都不用任何肥料和农家肥,保证原生态、纯天然,这样品相好,药用价值高,经济价值也就高了。”文银一边用手挖天麻,一边给大家讲,众人或站或蹲听他讲。

文银预算,天麻种植一窝有10到15个,一亩种800窝,亩产最高可达12000个,每个0.2斤,亩产2400斤,按现在的市场价30元每斤计算,毛收入就是72000元。去除种子成本4000元,各类材料费12000元,人工劳务费1200元,一亩净赚54000元以上。

“天麻现在市场好,根本不愁卖,我的这个隔年就可以采收了,就联系好上交小草坝,那里有很大的收购市场。”对于市场,文银很有把握。“而且每年都要种,这样保证年年可出货,不断档。”

“如果没把握,我敢把几十上百万资金全丢在地里,前些年打工种天麻白干了?等有了钱,我要买辆全村最好的车。”文银说。

三年以后,文银就要成为村子里第一个敢吃“螃蟹”的“牛人”了,村民们拭目以待,等他成功了,乡亲们就会学着种。

这样一来,岂不抢了文银的饭碗,夺了他的生意?文银有新招,思路更活,他不怕丢了饭碗,就怕村民懒得做,就怕群众不干事、不创业。

“我一个人富算什么,要大家富才是真的富。等他们都会种天麻了,我出去给他们引种子,拖原材料,收购天麻拉出去卖,成了采购销售经纪人,一进一出还能少赚吗?”文银不但善打天麻种植的“小算盘”,他更会打市场销售中间商走量更获利的“大算盘”。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村两委的工作就好做了,把党支部建在产业链上,把村集体经济建在产业链上,把教育脱贫建在产业链上,我们发展的后劲就更足了。”云贵乡乡长禄宗兵说。

“作为农业乡镇,就要带领群众想办法问土地增产增收,问土地要柴米油盐,问产业要脱贫致富。”云贵乡党委书记朱达学说。(乌蒙新报 文\图 沈光勇

责任编辑:罗星星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文银 天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