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社会 > 正文

老铁匠何尔福: “力与火”中品苦乐

何尔福抡锤打铁

何尔福从炉中夹出烧红的铁块

“张打铁,李打铁,打把剪刀送姐姐。姐姐留我歇,我不歇,我要回家打毛铁。”这句童谣讲述了乡村打铁匠的生活。

威宁自治县龙场镇格朵村,因土地肥沃、气候宜人而成为远近闻名的“鱼米之乡”。这里不仅有出名的龙场小黄姜、格朵村樱桃,还有“叮叮当当”打铁的铁匠铺,这是村庄里最美的乡愁。

老铁匠何尔福,出生于格朵村铁匠世家,73岁的他从事打铁已有40多年。在何尔福眼里,他所在的村子是一个出名的“铁匠村”,20多户人家家家户户都会打铁,一直以来大家都以打铁为生。

据何尔福介绍,他家祖辈以打铁为生,在耳熏目染下,他自幼就在父亲的身后拉风箱、学习打铁技艺,长大后自然就继承了父亲的手艺,以打铁维持一家人的生计。

“可渡河那边的宣威铁匠和格朵村的铁匠用的锤子有所不用,宣威那边是椭圆的,格朵村的锤子是麦钎口的。”小时候,何尔福还记得经常和父亲背着自家打的镰刀、斧子、锄头、菜刀等铁制品到周边集市售卖,赚取一家人的生活物品。

“拉风箱、打铁、淬火,每一步都有技术含量,也是成为一名铁匠必须的基本功。打铁不仅是一项体力活,还是一门技术活。”何尔福笑着说。因为何尔福打铁技术过硬,打铁力求精益求精,他家的铁制品在市场上很好卖,许多村民早早就前来定制镰刀、锄头等。

何尔福说,一把斧头经过取料、打胚、下钢、成形、打磨、淬火等工序,每个步骤都有讲究,特别是火候的掌握更是关键,火候不到位打出的东西太软,过了火候成品容易脆断。每把斧头最多卖20到30元,却要耗费几个小时的时间。

近年来,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许多廉价的铁制品涌入市场,何尔福制作的铁制品渐渐失宠,甚至没有生存的余地,打铁的生意越来越差。

“打铁村”的铁匠们也纷纷改行,或外出打工,或改行做石匠等其他行业。曾经远近闻名的铁匠村“叮叮当当”的声音渐渐消失。

如今,何尔福的儿子转行当了石匠,成为村里新农村建设的抢手人才,何尔福打铁的火炉也很少在村里燃起。

对自己打铁的技艺,何尔福至今依然满意,他说自己打的菜刀、斧子比市场上的好用多了,只是成本高了很难和市场上的竞争。闲下来的何尔福靠种植小黄姜为生,偶尔也帮老客户打打锄头、镰刀等。

“我也知道乡村铁匠这门营生早晚要被市场淘汰,规模小、成本高,靠打铁难以为生,但是每次打铁内心都有忍不住的欣喜,因为当了一辈子铁匠,对打铁有独特的感情。”何尔福感慨地说。

采访时,正遇到何尔福为村民打造一把小姜锄。生火、打铁、淬火……一切是那样娴熟和干脆。何尔福敲击铁块的声音时而沉重,时而轻盈,仿佛敲响了一曲打铁的乡村进行曲。

“乡亲们时不时会来找我打锄头、镰刀什么的,只要有需求,我都会坚持为大家打造最好的铁制品,让‘叮叮当当’的声音敲响下去,守护好乡村铁匠这一老行当。”何尔福如是说。(乌蒙新报 文/图 陈武帅 周凤 张怡 卯龙艳

责任编辑:罗星星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何尔福 打铁 铁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