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县区 > 大方县 > 正文

大方县原马场区区委书记刘安国心怀为民情、退休不退志系列报道之五 一言一行书写朴实家风

刘安国调任马场区的第二年,四女儿刘薇出生。等他调离马场区的时候,刘薇已经18岁了。

“每年过年,全家人都要等他回来吃年夜饭。”今年51岁的刘薇回忆,“吃完饭,母亲便开始准备干粮,我们就知道,第二天肯定又见不着他了。”

对刘安国来说,吃一顿年夜饭就算是过完年了。第二天早上全家人都还没醒,他就上路了,很多时候甚至大年三十当晚就会返回马场。

“他的心里,装着马场的父老乡亲。”刘薇说。

1975年腊月三十,刘安国检查完各机关节日安全情况后,下午五点左右才动身回家。

吃完年夜饭,刘安国对妻子说:“大家都回家过年了,区里只留两个人,我过去陪他们值班,让他们心里踏实些。”说着又打起电筒上路了。

来到抬沙乡大龙井,这时已是凌晨四点钟了。刘安国遇到凹石嘎小队的杨国荣和杨国荣的妹妹背着生病的孩子往县医院赶。

刘安国当即叫杨国荣把孩子放下来说:“我背。我送你们翻箐梁子。”到了高店箐口,天麻呼呼亮,刘安国说:“这一路去都有人烟,不怕了,你们快去。”叮嘱完杨国荣后,刘安国又问:“你们带钱带粮票没有?”

杨国荣回答:“钱有8块,粮票没有。”

刘安国把荷包一翻,有20多元钱和20多斤粮票,他留下两块钱,其余全部塞给杨国荣。

到马场时,已近中午,走了一晚夜路,来回一百四五十里,太疲倦了,刚一到寝室,刘安国便倒在床上睡着了。

一个月后,孩子康复出院,杨国荣抱着一只公鸡来感谢刘安国。刘安国说:“把公鸡抱回去给孩子补身体。”杨国荣执意不肯,把鸡放下转身下楼去了。刘安国把鸡抱在窗户边,对杨国荣说:“你不抱回去,我就喊,杨国荣不怀好意,给刘安国塞包袱。然后把你的队长撤了。”杨国荣没有办法,把鸡抱走了,到了区公所大门边,眼泪夺眶而出。

“后来从马场调回来当调研员后,本来以为父亲会和我们一起过年,没想到大年初一他就喊我们和他一起上山栽树。”刘薇说。

“在他的心中,关心群众比关心我们还多,现在很多人都很记他老人家的恩情。”刘安国的大儿子刘永健已65岁,对于父亲,他最了解。

“要堂堂正正做人!”这是父亲在每年过年回家时,对他们说得最多的话。在父亲不在家的时候,刘永健作为家里的老大,带着弟弟妹妹帮着母亲一起把这个家撑起来。

“小的时候我没怎么管他们,”对于家庭和孩子,到现在刘安国都还愧疚,“对于他们,我做得确实不够。”

在孩子们的心目中,父亲严厉、正直、无私,一心扑在工作上。

在刘安国的影响下,子女们都继承了他的精神,如他经常说的:“说老实话,做老实事。”

在任时,在执行政策的过程中,刘安国从来都是一把尺子量到底,大家都说他,从不优亲厚友、厚此薄彼。

大方修岔河水库,有些村民因为土地和房屋被占的问题,颇有微词,对此,刘安国做了大量的工作,让水库得以顺利修建。家族中有的年轻人在水库移民问题上言行有些失当,刘安国马上警告他们:“你们不要‘调皮’,一定要支持国家大项目建设。”

工作40年间,刘安国没有为家里添置过任何电器,就连像样点的沙发、写字台也没有置办,家里仅有一台旧式收音机。

如今,大山村的许多人家早就住上大平房了,而刘安国却还住在上世纪70年代修建的石房子里。

记者走进石房子,入眼之处一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所有摆设都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一样简朴。

老式木头床边的小桌子上,放着许多红本本。这是刘安国几十年来获得的各种荣誉,这是他最引以为豪的。

每一个红本本背后的故事,刘安国都能清晰地记得。

晚饭后,刘安国回到院坝里的椅子上,眼光越过自家房子,望向后面葱葱郁郁的山林,微笑爬满了他“沟壑纵横”的脸,正如一棵棵树子遍布了当年曾经荒芜的山头。毕节日报  史开云

责任编辑:熊静祝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刘安国 杨国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