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毕节 > 正文

“输血”又“造血” 精准拔穷根——恒大集团一揽子综合措施精准帮扶大方县整县脱贫攻坚纪实

奢香古镇全貌

在恒大二村配套蔬菜基地务工的贫困户

恒大二小师生在足球场上玩游戏

位于凤山乡的恒大第一扶贫牛超市,一头头西门塔尔牛即将被贫困户认购领走

贫困户正在接受蔬菜育苗培训

三元乡恒大五村的孩子们在新村里追逐嘻戏

位于安乐乡白宫村的恒大一村蔬菜配套基地

输出到贵阳恒大金阳新世界务工的贫困家庭人员,如今走起路来昂首阔步

200名偏远山区教师和300名贫困家庭优秀学生获“恒大大方教育奖励基金”奖励

在“恒大大方贫困家庭创业基金”的帮助下,恒大五村杨跃志的盲人按摩店正式开张营业

第三蔬菜育苗大棚 

2015年底,一个占据各大媒体重要位置的重磅消息传开来:恒大集团计划出资30亿元,整县推进大方脱贫。

喜从天降。随着《恒大集团结对帮扶大方县精准脱贫协议》正式签定,这一破天荒的举措稳妥妥地装进了大方人民的心里,暖暖的。

签约这一天,是2015年12月19日。

在2015年11月初,全国政协常委、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在政协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三次会议上,就提出了一个心愿:像恒大集团这样的民营企业,已经有了一定的实力,能不能率先与一些贫困县结对子,“整体帮扶脱贫”?

于是在全国政协的牵线搭桥下,恒大集团与大方县结下了一段先富带后富的“山海情缘”;从设想到行动落实,也就短短一个多月,可谓心怀“两个大局”,动作雷厉风行。

自此,恒大与大方这个尚有24个贫困乡镇、175个贫困村,110万人口中贫困人口多达18万的典型贫困大县,将“大担当”、“ 大作为”的“大”字,当成共同的精神“血缘”,将脱贫攻坚这个最大的民生篇章,书写得真诚动人、波澜壮阔。

产业扶贫、易地搬迁扶贫、发展教育扶贫、吸纳就业扶贫、贫困家庭创业扶贫和特困群体保障扶贫等一揽子综合措施,是恒大帮扶大方整县脱贫的全方位治贫“药方”。

截至2016年底,仅仅用了一年时间,大方县18万贫困人口中的8.05万人已经实现了初步脱贫,占贫困人口的45%!

产业扶贫:因地制宜  实现稳定脱贫

家住大方县凤山乡银川村的贫困户高胜军,是恒大集团援建大方县第一扶贫牛超市的第一批”客户”。2016年9月,在 “开市”第一天,他就通过摇号的方式花了3万元钱一次性认购了三头西门塔尔优质基础母牛。

作为贫困户,高胜军哪来的3万元钱买牛?

高胜军说,其实他并没有掏出一分钱,这3万元钱属于无息“按揭”。

原来,恒大集团为了支持贫困户发展肉牛养殖产业,以每头低于市场价3000元的价格,由贫困户全额无息贷款购买优质基础母牛,每头牛政府补贴1000元饲草料费用,恒大集团3年内全额担保、全额贴息、全额保险。而每繁殖成活一头牛犊3个月以上,恒大还会再奖励养牛贫困户1000元。

在扶贫牛超市的贷款购牛流程图下有这么一句话——买牛不愁钱,养牛没风险,产犊有奖励,卖牛有保障。这一条龙的扶贫模式,给高胜军养牛吃了一颗“定心丸”,再没有后顾之忧。

本已怀有身孕的优质基础母牛,在高胜军的精心饲养下,两三个月后,其中一头就顺利诞下了第一头牛犊,今年4月中旬,另一头母牛也产下了牛犊,这让他高兴不已,同时也让他看到了脱贫致富的曙光。

高胜军属于“因病因学”致贫的贫困户。多年以来,高胜军的母亲一直卧病在床,日常生活全靠他在照顾,为了不让母亲失去依靠,百般孝顺的他,一直不忍心外出打拼,在照料母亲之余,他就去打理庄稼地,但是一年下来,连起码的自给自足都不能保证。为了补贴家用,他就去跟周边的人学习做泥水工,偶尔在周边地区做点临工。可一个月下来,收入也是微乎其微。

可让他感到压力巨大的,却是两个孩子的读书花费问题,一个正在贵阳读大学,另一个正在大方县城上中学,两个人的学费、生活费及其他开销,一年下来,要花两三万元。为了让孩子有个好的未来,他始终咬紧牙关坚强忍耐,但在收入少、开销大、收不抵支的现实面前,无论他怎么省吃俭用却还是负债累累。为此,堂堂七尺男儿,有时也会偷偷地抹眼泪。

就在高胜军正痛苦地困顿在“雪中”时,恒大的“炭”刚好送到。

“感谢政府、感谢恒大的帮扶,我会把牛喂养好,争取早日脱贫致富来回报他们,相信再过几年,我自己也可以开个‘牛超市’。”在与记者交谈时,从高胜军的言语间,仿佛已经看到脱贫致富的那一刻。

从恒大大方扶贫公司公开的信息中,记者了解到,恒大肉牛基地已开工建设190个,建成146个。已引进中禾恒瑞等8家畜牧上下游龙头企业,建立母牛供应、技能培训、饲养、收购、加工、销售等产业化体系。目前,已调入优质基础母牛6109头,从国外引进纯种安格斯种牛4800头,从加拿大引进世界领先的安格斯、西门塔尔种牛冻精9万支,已改良当地土牛1.6万头。肉牛基地帮扶的贫困户,户均饲养肉牛3头,年人均纯收入超过4000元。

“扶贫牛超市”,仅仅是恒大推动产业扶贫的一个缩影。在恒大的产业扶贫措施中,还包含着蔬菜、中药材、经果林等诸多产业化扶持项目;产业扶贫,成了六大扶持板块中的“重头戏”。

许家印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答记者问时说道:通过帮扶大方县,我们切身体会到,产业扶贫非常重要。就地扶贫如果没有产业支撑,很容易返贫。

那么,怎么样才能做好产业扶贫呢?

许家印说,有三个关键点很重要:成立合作社、因地制宜地发展产业、引进上下游企业。

目前,恒大产业扶贫已开工建设蔬菜、肉牛、中药材、经果林产业化基地331个,投入使用221个;设立1亿元的恒大产业扶贫贷款担保基金,担保总额10亿元,已为232个蔬菜、肉牛等专业合作社发放贷款3.3亿元;已引进27家上下游龙头企业。

易地搬迁扶贫:搬出大山  遇见幸福

为了改善居住在深山老林里面路不通、水不通、电不通,房子不遮风、不挡雨的贫困群体的生活居住环境,恒大集团展开了易地搬迁扶贫攻势,势在让这些贫困群体“挪穷窝、拔穷根”。

正如许家印所说,搬迁扶贫如果没有产业依托,即便搬出来也稳不住。贫困群众最重要的生产资料是土地和劳动力,只有通过发展产业才能把土地和劳动力转化为家庭收入,实现脱贫。

秉承这一思路,恒大集团帮扶团队在易地搬迁扶贫工作中,始终结合新型城镇化和新农村建设,打造附带产业依托的“恒大新村”。

位于大方县凤山乡的恒大二村是首批交付使用的“恒大新村”之一。走进村子里面,无处不洋溢着幸福的气息,这里桂花迸芽,绿草荫荫,整洁的道路两旁,是一幢幢错落有致的“别墅”。

昔日 “屋上三重茅”,今朝“广厦千万间”。这天壤之别的居住环境,让那些已经住进“别墅”的贫困户感觉到幸福的同时,又感觉到这一切似乎又有那么一点点“梦幻”。

“房子免费住,家具有人买,天上真的会掉馅饼!”直到如今,已经住进恒大二村“别墅” 7个多月的周小军依然觉得自己 “好像在做梦”。

走进周小军家中,屋子敞亮整洁,家具一应俱全。“住在恒大新村,感觉很幸福,农村一点不比城市差。”在带记者参观屋子时,周小军的喜悦和自豪之情溢于言表。

周小军原来居住在凤山乡店子村,破旧的石绵瓦房,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家门口晴天灰,雨天泥,穿不了一双干净的鞋子和一条干净的裤子。

为了改变家庭贫困面貌,周小军曾经外出闯荡过几年,手里已经积攒了稍许余钱,可是钱还没有“捂热”,家中却传来一个不好的消息,他的母亲患上了癌症,急需凑钱进行治疗。这一消息如同晴天霹雳,让周小军猝不及防,他赶紧收拾好行李便火急火燎地往家赶。

他的母亲最终还是走了,留给他的却是十几万元的高昂治疗债务。俗话说,福不双至,祸不单行,2014年的一天,周小军外出的途中不幸遭遇车祸,生命垂危的他幸亏得到了亲戚朋友的帮助,凑钱将他送到遵义救治,才总算捡回了一条命。但是,由于颈椎粉碎性骨折,神经受损,导致双手活动不便,也因此丧失了劳动力,家庭情况一落千丈,从此坠入了贫困的深渊。

这一系列的打击,曾经使周小军灰心过,绝望过。而现在的周小军,按他的话讲,“全身都是信心”。他说:“恒大拉了我一大把,这个恩我要记一辈子。我虽然干不了重活,但我还有脑子,我不会给恒大和政府丢脸。”

正如周小军自己所说,他的确脑子灵。

在恒大二村正式交付使用后,他先被安排管理配套蔬菜大棚的滴管。小小的“管理员”工作,让他充分展现出了公平公正的性格,和统筹安排、组织协调的能力。如今,他早已被大家公认为恒大新村里的“大总管”,不论大事小事,大家都会请这位“大总管”前去协调处理。

周小军也的确也没有给恒大和政府丢脸。 

在作为扶贫产业配套的蔬菜大棚基地里,他家分得两个大棚,现在入股合作社,每年年底可分红。平时,他也在基地大棚里做管理员,每天有70元的收入,加上他的妻子在凤山小学做宿管员每月有1500元的工资,夫妻俩不算大棚的分红,每个月的工资总收入也有近4000元,除了必要的生活开支,每月最少能存1000多元。

周小军说,“照这样干下去,用不了好多年,我就可以把欠下的债还清了。” 

家庭创业扶贫:提供平台  激发脱贫内生动力

说起杨跃志,那可谓是恒大五村的“名人”,29岁的他,“虽然眼睛看不见亮,却是一个公认的上进青年。”

在去年9月份搬进恒大五村之后,他想开一家盲人按摩店,靠自己的一技之长实现脱贫的梦想。

今年春节过后,恒大集团家庭创业基金出资3000元为杨跃志购买了两张按摩床,并制作了“爱心盲人理疗按摩店” 招牌。一阵开业的鞭炮响过,杨跃志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

4月29日下午,记者来到恒大五村,“爱心盲人理疗按摩店”的牌子很醒目。杨跃志忙里偷闲坐,正在门外晒太阳。

杨跃志说,从开业起,生意最好的时候一天有9个客人,每人收费50元,当天就收入450元。但有的时候一天只有两三个客人,偶尔也会出现没人光顾的场面,一个月总体算下来还是能赚几千元。“上个月的收入有3700多元,这个月现金加上办理会员卡的,总共进账四、五千元,再加上我妻子在大棚里上班的收入,两个人随随便便就有五、六千元。”

杨跃志多次提到,“在三元乡,我家真的算是最穷的。”

原来,2004年,他的父亲在外出了车祸,腿部落下残疾。2009年,杨跃志也莫名奇妙地双眼失明,双双丧失劳动力。一家人的生活重担全部落在了杨跃志母亲肩上。然而,不管他的母亲怎么辛劳,做的都不够一家人的吃喝,即便加上每年3000元左右的低保,日子还是过得紧巴巴的。而他家住的房屋更是“危在旦夕”,“如果不是砍来木棒撑着,房子后面的墙早就垮了。”

后来,大方县政府、县关工委和县残联有关同志在去他家看望慰问时,杨跃志提出了一个请求,他说,他什么东西也不要,就只想去学习盲人按摩,赚钱养家糊口。

很快,杨跃志的请求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大方县残联专门组织人员送他去贵阳培训学习。学成之后,他去了浙江一家按摩店做了盲人按摩师。

2013年,他与妻子结婚之后,回到了三元乡老家。

和杨跃志一样得到恒大贫困家庭创业扶贫扶持的创业户,目前已经有12496户。

吸纳就业扶贫:授人以渔助脱贫

2016年1月5日,恒大集团帮扶大方县第一期吸纳就业培训开班培训,通过传授技能完成1000人培训。

2016年2月27日,首批3000人输送到安徽、江苏、深圳、广西、四川等地就业。

此项培训至今已完成就业培训15500人,输送就业人员11892人,就业人员年均工资4.2万元,真正做到了“就业一人,脱贫一家”。

家住大方县长石镇杨柳村的陈正喜就是通过恒大吸纳就业扶贫政策走上就业岗位的。

陈正喜家有三个孩子,80多岁的老母亲和他们同住,正所谓“上有老下有小”。妻子要照顾孩子和母亲,还要打点家中一切事务,在经济上难以帮上忙,陈正喜也就成为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

但因为文化水平低,又没有一技之长,以前他只能在工地上干杂活打零工,收入也很不稳定。“每天干十几个小时,一个月下来收入2000多元,有些工作还比较危险,工地也没有买保险,但为了生计也没得办法。”陈正喜言语里尽是无奈。

然而,即便陈正喜拼了命赚钱,也依然无法满足全家人的开销。“三个孩子要读书,每个月都要花钱,母亲身体不好,有时候看病也要用钱。”陈正喜说,无法外出务工也找不到好工作,他们有时不得不靠借钱度日,家中欠下的债务已经好几万元。

眼看家里经济情况每况愈下,随着年龄渐渐增长,负担越来越重的陈正喜,愈感生活的迷茫与无助,一度陷入绝望。

所幸的是,就在此时,一切迎来了转机。

他遇上了恒大“吸纳就业扶贫”的帮扶政策。

针对有劳动力的贫困家庭实际情况,恒大集团通过组织职业技能培训,吸纳贫困家庭劳动力到恒大集团及战略合作企业就业,实现“一人就业、全家脱贫”的帮扶目标。

2016年2月,陈正喜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参加了由恒大集团组织的第二期吸纳就业培训班。在培训期间陈正喜不但学到了一些技能,还被恒大扶贫队员团结、友爱、拼搏、奋进的精神所感染,让他思想有了很大的转变。

吸纳就业培训结束后,陈正喜获得在恒大集团安徽省马鞍山市恒大御景湾公司的工作机会,负责物业维护工作,每天上班7个小时,月到手工资有4000多元,他每个月会固定往家里汇3500元,当中绝大部分用在孩子们的学费和住宿费上。

陈正喜自豪地说,在恒大务工以来,已经还了3万余元的债务。“日子虽然还很苦,但总比以前好,我也在多学一点东西,争取把收入提上去。到今年年底把欠的账全部还完,到时候就是真正能够脱贫致富了。”陈正喜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在恒大吸纳就业扶贫政策的支持下,像陈正喜一样走上脱贫之路的贫困群众越来越多,如“蜘蛛人”李江、“保安队长”陈波、“5000哥”陈学武……

发展教育扶贫:扶贫先扶智

四月的大方青山翠绿,花香四溢。绵延起伏的群山之间蔬菜大棚、产业基地、恒大新村、学校等如雨后春笋,生机盎然。

3月1日,恒大援建大方首批交付使用的10所学校集中开学,一所所带有民族特色的学校,在这个季节里显得特别的耀眼。5月2日,清华大学将正式为恒大二小进行远程教学试讲。独立课桌、多媒体教室、小班额教学、乐器室、足球场、篮球场等都让孩子们傻眼了。

发展教育扶贫,是拔除穷根的关键。治贫先治愚,扶贫先扶智。

恒大集团在对口帮扶大方县时,把发展教育扶贫作为一项重要帮扶途径,通过建学校、强师资、设基金,全方位补足当地教育资源缺口。另外,与清华大学合作,已培训340名教师及管理干部,并对恒大援建的学校实施远程同步教学,开放教育资源库,改变过去学校教育资源的不均衡,缩短教育差距。设立的恒大大方教育奖励基金,已奖励资助200名偏远山区优秀教师、300名贫困家庭优秀学生。

大方县长石镇的孟丛会家就是其中的受益者之一。

今年45岁的孟丛会,10多年前和丈夫离婚后,独自一人带着3个孩子。多年来,尽管生活过得十分艰难,但她没有放弃对孩子的培养。“我们就是因为没有文化,找不到一份像样的工作,所以一直生活在贫困中,不能让孩子再像我们一样遭罪。”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孟丛会说,三个孩子不但懂事乖巧,而且书也读得不错。2016年9月,随着最小的一个孩子考上大学后,家里出了3个大学生,这让她既开心又着急。“以前,3个孩子每月1000多元就够了,可现在全部都到外面上大学,每月至少需要两三千元。”想着3个孩子每个月的生活费,孟丛会没睡过一个好觉。”

正当孟丛会家快揭不开锅的时候,“恒大大方教育奖励基金”解决了她的燃眉之急。

恒大集团在大方教育发展帮扶过程中,为阻断贫困代际传递,还制定了一整套教育扶贫体系,涵盖硬件设施建设、师资培训、职业教育、贫困生帮助等方面,力求真正从源头做到“拔穷根”。

截至目前,恒大援建的11所小学、13所幼儿园、1所完全中学和1所职业技术学院中,除3月1日已开学的10所学校外,其余学校将于6月30日交付使用。

特困群体生活保障扶贫:点亮一盏灯  照亮一群人

6岁的刘起敏家住大方县大山乡光华村大坡组半山腰上,家里就只有她和爸爸、爷爷三个人,一栋70平米左右的平房里没有一样值钱的东西。

她的父亲在一场车祸后虽然捡回了一条性命,但却花光了家里的积蓄,也丧失了劳动能力。她的母亲外出打工,至今杳无音信。在刘起敏的记忆中,“妈妈”也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家里的大小事务全靠年老多病的爷爷操持。加上地处偏僻,刘起敏找个小伙伴说说话、捉捉迷藏都是一种奢望,她只能孤单地成长在自己的世界里。生活的贫困在这个小姑娘的心里留下了阴影,她性格孤僻,怕见生人,怕说话。

变化发生在一年前。

2015年12月1日,恒大集团结对帮扶大方县。实施了恒大集团员工“一助一”自愿结对帮扶平台,刘起敏结识了恒大集团建筑设计院一位叔叔。就这样,从没有走出过大山的刘起敏和一位来自大海之滨的热心叔叔结成了“山海联盟”。

自“一助一”结对帮扶以来,好心叔叔不断给刘起敏家人打电话了解孩子的情况,不停地给小起敏寄来书包、儿童读物、画册、衣物等物资。

恒大扶贫队员也常常往刘起敏家跑,一来二去,刘起敏渐渐地接纳了这些老是来到家里问长问短的“怪叔叔”, 刘起敏一家也和广州的好心叔叔建立了稳定的联系。在好心叔叔的帮助和引导下,刘起敏的爸爸开始教她读书识字、讲故事,渐渐地也同意送她到学校去读书学习了。

短短几个月,刘起敏成长很快,也开朗了许多。衣服干净了,头发梳得整整齐齐,俨然一副城市里小学生的模样。

为了更全面的掌握情况,恒大扶贫团队通过对大方县建档立卡贫困户大数据进行分析发现,像刘起敏这样的农村贫困家庭的留守儿童、孤儿和困境儿童,一共有4993名。

面对如此庞大的数据,恒大迅速应对,发动全集团员工对4993名孩子自愿开展“一助一” 结对帮扶。

到目前为止,恒大集团组织86000多名员工“一助一”结对帮扶大方县4993名特困家庭留守儿童、孤儿和困境儿童的行动已进入常态化;为14140名特困群众每人购买一份商业保险补齐了当地低保和脱贫线之间的差额,将他们稳稳“兜”在了贫困线以上;设立了2亿元的“恒大大方慈善基金”,为孤寡老人养老就医、困境儿童生活学习和贫困家庭就医提供补助。另外,恒大捐资修建的养老院、儿童福利院和慈善医院等民生工程将于今年6月30日前建成投入使用,确保在脱贫攻坚工作中“不留任何死角”。

一系列的举措,正好印证了许家印多次说过的话:生活在自然条件恶劣、产业基础薄弱的地区,越往后脱贫难度越大,剩下的都是“硬骨头”;啃下“硬骨头”,既要“输血”,又要“造血”,既要“见效快”,又要“利长远”。

恒大在大方,正为西部贫困地区的脱贫攻坚提供着一个社会扶贫的典型样本,脱贫攻坚的脚步在大方越来越铿锵,各种新建的产业基地、新村、学校星罗棋布地散列在大方的土地上;群众的汗水、党委政府的努力、恒大的奉献、社会各界的关爱,源源不断地汇集到这里,如天降甘霖,如春风化雨。(毕节日报 文海 韩雷)图片由恒大集团提供)

责任编辑:黄亚雪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