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社会 > 正文

毕节城区环南社区赵少军夫妇结束“思子之痛” 被拐24年的儿子回家了

赵少军与儿子相拥而泣

4月1日下午,在黔贵高速毕节收费站出口处,车水马龙,锣鼓喧天,热闹非凡——这天,与父母阔别24年的赵虎终于回家了。

24年前,家住毕节城区洪山街道办事处环南社区的6岁孩子赵虎被拐卖到广东省。24年后,在“宝贝回家”网志愿者的帮助下,通过远隔千里的一次DNA对比,赵虎找到了失散24年的父母,一家人终于得以团聚。

6岁儿子被拐走 父亲边打工边寻子

“1993年5月15日”这个日子,赵少军记得尤为清楚。这天,他6岁的大儿子赵虎被他人拐走。从那以后,白天,他像疯子一样见人就问“有没有看到一个小孩”;夜晚,他和妻子郭定飞蜷缩在被窝里,整夜整夜哭泣。

“每次吃饭拿碗,总会不自觉地连他(赵虎)的碗筷一起拿,”回忆起孩子被拐的那些年,郭定飞掩面而泣,“摆上桌发现不对后,全家人都不吃了,坐着哭。”

赵少军原本在工地做工,孩子被拐后,他放弃工作,前往贵阳、深圳等地寻找孩子。每到一个地方,他就在当地工地上找些搬砖、搬石头的零时工做。

那时候,赵少军每天的工资仅有1元钱,除去扣税,真正到手的只有9角7分钱。而这每个月不足三百元的收入,既是他外出的路费和生活费,还是家中母亲、大姐、妻儿的生活来源。

“为了节约钱,他(赵少军)连酸菜豆汤都吃不起。”据赵少军的表姐高秀琼回忆,她常常看到赵少军一碗包谷饭拌着一大勺盐吃,问他这样怎么吃得饱时,赵少军答:“吃咸点容易口干,口干就喝水,这样就饱了。”

几经波折仍无果 寻子之心从未变

1994年7月20日,已经苦苦寻觅儿子一年多的赵少军突然接到公安局的电话,称拐卖赵虎的嫌疑人已被逮捕。

然而,当赵少军急匆匆地和民警赶到贵定县公安局找到嫌疑人时,虽然对方承认是他把赵虎拐卖到广东省,但详细地址已记不清了。

当地公安民警随后也到广东省寻找赵虎,但找了二十多天一直无果。此时,不幸的消息又传来:嫌疑人在狱中自杀身亡。这下,寻找儿子的线索彻底断了。

“天底下哪有这样巧的事。”赵少军回想起当初,声音有些硬咽,但他始终相信能找到儿子,并四处打听嫌疑人老家的状况。

在得知嫌疑人家住贵州省龙里县后,赵少军带着一千余元前往寻找。为了节约钱,他舍不得吃、舍不得用,在从毕节坐车到贵阳后,便从贵阳步行到龙里,整整五天四夜只花了400元。可是尽管如此,他还是没有找到有用的消息。

赵少军的妹妹赵群擦着泪水,看着埋头痛哭的哥哥,给他递过去一张纸,沙哑着声音说:“我哥曾经说等他小儿子结婚后,他就去深圳找小虎,一边捡垃圾卖一边找,一定要找到。”

阔别了24年 一家人终团聚

儿子被拐后的7000多个日夜里,赵少军夫妻俩一直在四处寻找,每次在贵阳、毕节、遵义、六盘水、凯里等地有寻亲大会时,两人都是早早赶到现场,希望能看到儿子赵虎出现在寻亲会上。可是,每次满怀的期望总是以遗憾收场,奇迹始终没有出现。

另一边,一直在深圳工作的陈某也在苦苦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从小,他就知道自己是被拐卖的,但因当时太小,记不得家是哪里,父母叫什么名字,不知如何寻找,加之现在的养父母对他也很好,因此,他并未将寻找亲生父母的想法付诸实践。

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找到亲生父母的想法越来越强烈,时常涌现在陈某的心头。于是,2017年1月9日,陈某鼓起勇气在“宝贝回家”网登记寻找父母的资料,1月11日,志愿者联系陈某采集详细寻亲资料后,随即发帖。

帖子刚发出,另一名志愿者便根据搜索结果比对出两个疑似寻子资料,其中一个便是赵少军家。此时,赵少军夫妻俩已在“宝贝回家”网登记寻找赵虎5年有余。

经过多次搜索比对,没有比对出其他疑似信息。3月,志愿者“贵州山哥“和“点赞”同时收到网站发来的信息,赵少军夫妇与陈某通过DNA比对成功。

同时,深圳警方电话通知赵少军一家。经过多方取证最终确认,赵少军夫妇与陈某DNA比对再次成功,这就说明,陈某即赵少军寻找多年的儿子。

为了迎接赵虎回家,赵虎的弟弟与其他亲戚前往深圳迎接。3月31日晚,在赵虎回家的前一天晚上,记者来到赵少军家里,当问及赵少军“24年没见了,你想象一下,赵虎现在会是什么样”时,赵少军回答:“我儿嘛,应该就是我这样。”说完,大家笑了,赵少军也带着眼泪笑了起来。

4月1日下午6时许,一辆黑色轿车缓缓驶出收费站,“宝贝回家网”的志愿者们打开车门,把陈某带到赵少军夫妇面前后,双方抱在一起痛哭起来——阔别了24年,一家人终于团聚了。(文/图 乌蒙新报记者 谭虎)

责任编辑:罗星星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赵少军 赵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