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毕节 > 正文

堵住不信任之嘴 减少当事人跑腿——“当庭宣判”实践的维新模式

告知权利义务、当事人陈述、法庭调查、法庭辩论等审判环节结束,审判员宣布稍事休息,让“对簿公堂”的当事双方前往候判区域等待。

头十分钟后,双方被通知到审判庭,落座。

随后,审判员清清嗓子,蓄积中气,说:“现在宣判,请全体起立!”

所有人齐刷刷站了起来,宣判开始了……

这种很仪式的场面,常常出现在纳雍县人民法院维新法庭的审判庭上。开庭、宣判,两个原本有较长时间间隔的程序,几乎集中在一个紧凑的时段内完成。

这种“立等可取”的断案模式,近年来风行于维新法庭,它的好处在于:既堵住了当事人不信任之“嘴”,又减少当事人“跑腿”,确保了司法的“公正”与“效率”。

这种“立等可取”的断案模式还原为司法术语,就是司法改革催生出来的高频词——“当庭宣判”!

一次当原告,一次当被告

一个四川人经历的两次“当庭宣判”

2015年1月7日,债权人李国从多次索要自己借出去的3万元钱没有结果,一纸诉状将债务人杜某告到了维新法庭。

李国从是四川省古蔺县石屏乡青凤村人,1999年与维新村大树脚组的姑娘康孔菊结婚后,落户维新。“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是他决定起诉的逻辑。

2012年12月15日,杜某急需木材生意周转资金,写了一张《借条》交给李国从,借走李国从3万元。《借条》载明“月息3%,以本人(杜某)现有刘国友地上的3棵银杏树作担保”。待到李国从索要借款时,杜某未给付。

2015年2月4日,法庭开庭,白纸黑字的《借条》经质证后得到了法庭的采信与法律的支持。陈述、举证、质证、辩论等程序结束,法庭当庭宣判,判决杜某15日内一次性偿还李国从本金3万元,同时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4倍支付借款时限内产生的利息。

当庭宣判,原告李国从胜诉了。

可就在胜诉杜某一年多后的2016年5月11日,李国从却成了被告——这一次,告他的不是别人,而是他的妻子康孔菊,诉讼请求是“离婚”。

6月21日,这对一年前还一道向他人索要过借款的夫妻,走进了维新法庭参加开庭。按“谁主张谁举证”原则,妻子提供不了夫妻感情破裂的证据,法庭当庭宣判“不准予离婚”。之后,审判员、书记员现场劝导,夫妻当场服判,握手言和,和睦如初。

这一次“当庭宣判”,胜了的,不是李国从,不是康孔菊,而是一个家庭。

同一法庭经历两次“当庭宣判”后,四川人李国从感慨:当庭宣判好,公平,省时,不费力!

砂厂与工人“拉锯”

仲裁后的劳动纠纷止于“当庭宣判”

四川省富顺县兜山镇瓦窑村农民肖世全,与他的四川老乡李国从一样,同样在维新法庭受益过“当庭宣判”的公正与快速。

2014年8月3日,肖世全在厍东关乡黑砂垮砂石厂从事铲砂、放料活。

当年11月10日,肖世全上工时被碎石伤了右眼,在遵义医学院住院18天后出院,属伤残6级。

2015年11月4日,纳雍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裁决砂石厂向肖世全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等285607元。

在处理工伤事故方面,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堪称“第一道墙”。但砂石厂还是突破了这道“墙”,起诉到维新法庭,诉讼请求是将工伤补助金降到15万余元。砂厂与工人开始“拉锯”。

工伤补助金多少的争议焦点,就是工人月薪的多少。这是决定性的所在。

2015年12月14日开庭时,肖世全答辩说,月薪是5000元,砂厂则主张月薪是2000元。“谁主张谁举证”,辩论时肖世全要砂厂提供《工资册》。

在缺乏可采信的《工资册》等有效证据的提前下,法庭根据法律规定,以毕节市2014年城镇单位从业从员平均工资为标准,作出当庭宣判:由砂厂一次性支付肖世全各种补助金258767元。

原告被告当庭服判。

肖世全感到满意:可能一时半会解决不好的问题,一锤子就敲定了,不多动嘴,不多跑腿!

砂石厂也满意,一刀断了瓜葛,企业不再为“拉锯”操心。

当庭宣判,让最基层的法庭成了有效拦截工伤纠纷的“第二道墙”。

同村同姓人“打官司”

土地权属谁?

终审维持“当庭宣判”

“清官难断家务事”的谚语,将“家务事”的难于厘清推向了一个高度。但维新法庭却曾厘清了当地一叶姓人家的“家务事”,而使用的宣判方式,也是“当庭”。

维新镇盐井村的两户叶姓人家,因200左右平方米的土地到底归谁,闹得忽略了同村的地域关系、忽略了同姓的宗亲关系。

一方认为,争议地块是其父在第一轮土地改革时的承包地。1992年,其从父亲手中接过土地耕种,2002年退了耕,种了柳杉,2003年办了《林权证》。

另一方认为,土地是自己兄弟的,兄弟去世后,土地由自己管理。之所以产生争执,是因为对方办《林权证》时将争议土地纳入了《林权证》界定的范畴。

争议土地上,前者种有柳杉;后者则砍掉柳杉,种上樱桃。

前者要后者砍掉樱桃,赔偿被砍的柳杉,恢复土地原貌。

法庭认为:前者的《林权证》依法登记了土地——凡依法登记的土地,使用权就必须受到法律保护,“《林权证》在依法撤销前,始终具有法律效力”;后者口说无凭的当庭证据,不足以对抗《林权证》。

法庭当庭宣判:前者的《林权证》赋予了其使用权;后者栽种樱桃属侵权,应当停止,并恢复土地原貌。

但是,如果后者要砍掉樱桃来恢复土地原貌,又会造成较大损失。法庭故而酌情让持有《林权证》的一方适当补偿另一方,从而让樱桃树易主,以这种方式代替原貌恢复。

不服宣判的一方上诉后,二审维持原判。

2015年,维新法庭判决的22件案件中,15件属于“当庭宣判”。

“当庭宣判,使审与判都公开,避免开庭后当事人试图从各方面影响法官对事实的认定和法律的适用”,排除了因时间延迟而产生司法不公的可能。(周春荣 罗俊荣

责任编辑:罗星星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宣判 法庭 肖世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