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娱乐 > 正文

何洁:曾自卑“超女出身” 如今不想否定过去

何洁一家

“那年的夏天,长沙太阳很晒,电视台的盒饭很好吃,我可以一人吃两盒。”在接受新京报专访,回忆起十年前超级女声的那段日子时,何洁笑称自己的记忆因为升级母亲,身怀二胎而变得模糊。从少女升级为人妻、辣妈,她与老公赫子铭在各种经历的磨炼中共同成长;正视自己的标签,正视自己的嗓音,她对自己作为一名歌手的认知也同时悄然发生着转变。重新翻开旧事簿,我们依然记得那年夏天,那个笑声极有感染力的何洁。

超女十年 那年夏天,是最单纯的“大学回忆”

新京报:在这个十年整的特殊年份,还是想翻翻“05超女”的旧事。拉开距离回头看,记忆中最美好的部分是什么?

何洁:大多数都是美好的。大家在一起生活,一起嬉闹,但也很累。那年的夏天,长沙太阳很晒,电视台的盒饭很好吃,我可以一人吃两盒。对我来说这些都是美好的记忆。大家一直在比较我们谁更红一点,谁又怎么怎么样。而它在我心中就像是一段感情,我没经历过大学生活,那段时间对我来说就是“大学记忆”。我就像个刚刚进入大学的新生,参加了那场比赛,然后被推进一个浪潮里面去,不知方向,拼命寻找自己的路。所以,那段时间是我最后的单纯时光。

新京报:这十年里,你有过挣扎,也有过成长。在自我认知上,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呢?

何洁:我们这一批人,进入娱乐圈算是非常规的,所以会遭到一些白眼,我们会自卑,觉得自己的出身不太好。如果是现在,你要问我想不想撕掉这标签,我会说不想。因为对我来说,这就是我的出身。好比我就是这个大学毕业的,不可能否定它,说我没有在这个大学读过。我们通过在舞台上展现自己的实力,突然间被很多人关注,这不是我们主动想去做。唯心一点说,真的都是上天的安排,接受就好了。

新京报:一个从选秀舞台走出的小女生在向真正歌手转型的过程中,经历过哪些修炼?

何洁:其实在比赛的时候,我就为自己的唱法矛盾过。后来经历了一些事情后,我开始思考自己该怎么办,可能因为害怕别人的眼光,害怕舆论,刻意收掉了自己的锋芒。再慢慢地,我突然觉悟到干吗要把自己封闭起来,我为什么要按照别人的眼光去活,从那时起我才开始释放自己。

在这个过程里,我也在研究自己的唱法,最初多处于模仿的阶段,后来我开始正视自己的嗓音,自己的声带条件,去突破一些自己没有尝试过的曲风。一路走过来,其实大家可以听到我的唱片,每一张都不一样,那是因为在不停地尝试,因为我觉得有很多的可能性。刚开始选择唱摇滚,后来变成了唱跳型,再后来尝试情歌,接下来应该会回到一些节奏比较快的歌曲。每个时期都代表着不同的我。

新京报:这十年里,从专辑到单曲再到与影视挂钩的作品,你一直保持着作品的更新,粉丝也很埋单,但似乎并没有大红大紫的作品出现。对于这一点,你自己是否有过困惑?

何洁:观众的喜好你是摸不透的,你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喜欢哪种曲风。比如我刚开始唱《你一定要幸福》时,并不觉得那首歌很好听,可是大家喜欢。所以顺其自然,你唱你自己喜欢的歌就好了。

夫妻关系

默契算不上 顶多是个捧哏逗哏的

新京报:去年12月27日的“oohDear2014何洁NOW北京演唱会”,是你出道十年来的首个演唱会。有什么特别的感触吗?

何洁:当时蛮感慨的,没想到自己的第一场演唱会是在出道十年以后。

新京报:站在舞台中央,有回想过一下十年小电影之类的吗?

何洁:很少去想。因为当你有了孩子后,你的生活就会变得特别忙碌,基本没有时间坐下来回想很多已经过去的事情。有时候我会开玩笑说,自从有了孩子,你连沮丧的时间都没有了,因为你真的是没空去想这些问题。

新京报:说到家庭,最初的记忆点大约是2013年3月,李金羽在微博上爆料,路过赫子铭向你求婚的现场。当时觉得这个剧情很穿越,前中国男足国脚与你们居然有交集。

何洁:其实他真的是路过,我们之前没有交集。事后有朋友告诉我,是李金羽把这个事情放出去的,我们才加了微信,成为朋友。

新京报:那请赫老师来还原一下那个剧情吧。

赫子铭:剧情就是在一起很久了,她说你怎么还不跟我求婚呢,我说好吧,那求一下婚吧。我就开始策划,可是原本设计的方式被她发现了。于是我被迫临时改了剧本,就找了个餐厅,在玻璃外面举纸牌,写出我想说的话。然后把她的朋友都叫出来,躲在一个地方,等到我举着纸牌进去的时候,他们所有人忽然出现。

新京报:看到你们两个参加真人秀节目还都挺拼的,似乎也蛮有默契。这与日常磨合有关吗?

赫子铭:其实我俩没有默契,但就是特别好,一起去录节目,可以配合得非常好,倒是真的。比如我随便说一个什么,她就很配合地在那儿笑。

新京报:其实是捧哏的。

赫子铭:对呀,逗哏没人捧也不行。

新京报:那么两个人感情建立的过程中,有没有什么比较特别的记忆点。

赫子铭:我俩压根没有这个环节,从来都是实打实的,基本没有煽情的事,包括现在她说“老公,你爱我吗?”我都不会说,因为我觉得说没有用,自己感受呗。

新京报:所以你是怎么感受的?(面向何洁)

何洁:大家现在知道我是一个多么可怜的女人了吧。(大笑)

赫子铭:看来还是很有感受的。

辣妈感悟

每一秒都不想离开七宝

新京报:你们现在生活节奏完全是跟着孩子走的?那么升级妈妈以后,有哪些不同的感受吗?

何洁:其实都是慢慢地,没有什么突然的转折。怀孕的时候感觉不是很强烈,当七宝出生,你真正看到了这个孩子,每天为他付出,牺牲自己的时间,才开始慢慢明白了什么叫责任。有一次出差,我出去了六天,回来以后他就不要我了,那件事特别触动我。后来我走哪都得把他带着。

十年礼物

希望生个女儿当做纪念

新京报:2005超级女声至今已走过十年。这个平台走出来的歌手都在筹备着回顾十年的动作,有开演唱会的、有发片的。很好奇你今年有什么特别的纪念方式吗?

何洁:生孩子。

新京报:生一个十年的纪念宝宝。

何洁:对,今年本来有很多很多计划,主要是演唱会巡演。因为宝宝的到来,可能要推迟了,在第十一年的时候去完成。

新京报:所以生二胎算是有预谋的?

何洁:顺其自然的。我们之前也确实打算要二胎的。希望是女儿。

对粉丝说

你们在就是最大的鼓励

新京报:有没有什么想对十年盒饭(何洁粉丝)说的?

何洁:很感谢大家在这十年里面的陪伴,不管我是有工作还是没工作,是高潮还是在低潮,他们都不离不弃,对我来说这是一种莫大的鼓励。

责任编辑:熊静祝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何洁 京报 正视 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