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社会 > 正文

一对老夫妻的歌舞人生

今年五月,他们家获得了全国“最美家庭”的称号。45年,对于他和她来说,是相知相惜,是相惜相守,更是志同道合、琴瑟合一。他,今年65岁,年轻时曾担任过当地宣传队队长,培养了自己对文艺宣传的兴趣爱好,几十年来在空闲之余都会尝试着创作,写词编舞是他的兴趣所在。她,今年63岁,从小时候开始就非常喜欢唱歌跳舞,被老师和同学们亲切的叫做“铁姑娘”。不论岁月在身体上留下任何的痕迹,唱歌跳舞始终都是她的最爱。虽然年过花甲,但矫健的步伐仍然可以在夕阳下翩翩起舞。他和她就是金沙县平坝镇双兴村村民姬益强和杜吉芬。

媒妁之言 相见恨晚

1970年,20岁的姬益强和18岁的杜吉芬在媒人介绍下喜结良缘。在之前他们双方互不相识,都认为这将只是一段普通的婚姻,一个平凡的人生。没想到相识之后两人却因相同的兴趣爱好和志向一拍即合,相互叹息,相见恨晚。在婚后的生活中,两人琴瑟和鸣、夫唱妇随,很多时候做一件事都不需要太多的言语,只要一个眼神,两人就会彼此相知。两年之后,他们相继生下了三个女儿,一个儿子,现如今,孩子们都已成家立业。姬益强说:“找到一个志同道合的妻子我觉得很幸福,她喜欢唱歌跳舞,我就帮她作曲编舞,只要她开心,我就开心,因为她喜欢的也正是我喜欢的。”回忆起当初,姬益强满脸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虽然拥有了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但两人对歌舞的热爱并没有为此减弱,而是越发的高涨。据他俩回忆说,以前的娱乐生活很单调,农闲时,人们找不到事做,就是打扑克、打麻将,妇女们就会坐在一起聊家长里短。两人就想利用自己对歌舞的喜爱来帮大家找点乐子,没想到却被人们传统的想法残忍的拒绝了。所以,两人就只有在家中自编自演,自娱自乐,独自欣赏彼此,就这样一直持续到2003年。

苦中作乐 悦人悦己

多年以后,子女们都找到自己的归宿,常年不在姬益强和杜吉芬身边,孤独感也随之侵袭而来,更是助长了他俩对歌舞喜爱的程度。杜吉芬说,在2003年,家里仅有的几亩土地下放了,加上两人又上了年纪,没有事做,于是就决定召集一些和自己年龄相仿的人成立一个宣传队。头一天才刚刚萌生的念头,第二天两人就挨家挨户的去召集人手,但一切都没有他俩想象的那般容易,很多人都受传统思想的影响,认为男女在外面又唱又跳的不符合伦理,而遭到很多人的抵触。有一次,其中一个队员排练完回家时,由于其妻子反对他来参加宣传队,就把门锁了,不让他进门,这让其队员感到很难堪,姬益强夫妇花了几星期的时间来劝服了其队员的妻子。并多次登门对队队员家属做思想工作,功夫不负有心人,宣传队最终召集到了20多人。最开始时,宣传队只是跳一些传统的舞蹈,如打钱杆、跳花灯等。随着人们之间默契的加强和团队的努力,姬益强写出了宣传队第一支歌舞《身背背篓上山来》的词,大家就根据歌词自己编排舞蹈并排练演出。

2004年,宣传队正式成立,姬益强任宣传队队长,而杜吉芬就是队中的领舞。就像俗话说所的那样“万事开头难”,宣传队成立初期,虽说队员问题解决了,但资金这一大难题又摆在了他们面前。没有演出服,道具和基本的音响设备等,队员们就卖米凑钱买,起初是每人30元,但随着演出场次增多,演出场地变远,队员们又东拼西凑的凑50至80元不等,让宣传队不断的完善起来。杜吉芬说:“有一次我们去洪家渡演出,没有钱买演出服,我们就买了几床床单,每一张床单撕作两块给队员做演出服。”虽然这些让她很难忘记,但从她的脸上却看不到一丝难过,反而是高兴,以她的话来说,这就是“成长”的过程。

随着宣传队影响力的增大,宣传队渐渐得到了相关部门的支持和鼓励,慢慢地走上了正轨。

相惜相守 歌舞一生

相守50年是金婚,如翡翠玉石,人生难求。姬益强和杜吉芬夫妇已相守45年,再过几年便到50年,在这几十年的时间里,两人相惜相守,相敬如宾,不仅夫妻感情和谐,家庭更是和睦,今年5月杜吉芬家庭还获得了全国“最美家庭”的荣誉称号。这来之不易的一切,要归功于两人的坚持不懈。目前为止,宣传队不仅在本镇、本县演出,还美名远扬,应邀到毕节、大方、洪家渡等地演出,共自创自编文艺节目140余个,演出的场数达350余场。令他们想不到的是,年过花甲却还能让生命如此多姿多彩。

杜吉芬的大女儿和小女儿在该县中医院上班,二女儿在乡镇上办幼儿园,儿子在外跑运输,孩子们的钱来之不易,可孝顺的孩子们看到父母对文艺宣传如此热爱,始终都支持父母,为了让父母晚年过得开心,儿女们自愿拿出钱支持宣传队的建设,并将自家自留地用作锻炼场所。这么多年来,大家对杜吉芬全家对文艺宣传队做出的支持看在眼里、记在心里,队员方琰说:“杜大姐和姬大哥都很好,很平易近人,这么多年来我们从来没有看到两人有任何的争吵,他们一直都很和睦。”

受到姬益强,杜吉芬夫妇文艺宣传队的影响,一个个文艺宣传队如雨后春笋般成立,整个坪坝镇被一股和谐、快乐、文明之风吹拂着。

杜吉芬说:“现在我才63岁,而且我身体很好,我会一直做下去,直到我不能动为止。”姬益强也在旁边附和道:“她做到什么时候,我就做到什么时候,我们两个缺一不可。”

责任编辑:罗星星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