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社会 > 正文

村里有一对夫妻 守着腊梅过日子

在毕节城区南关桥附近,常会看到一对夫妇挑着腊梅卖,他们的摊位旁边,挤满了人,有的在选购,有的在向这对夫妇询问他们卖的是什么花,夫妇俩耐心地解释着:“这是腊梅,可以拿回去插在客厅里,满屋子都可以闻到腊梅花的清香,还可以拿回去把花朵摘下来泡茶喝,茶汤清香金黄,有清凉解毒的作用,治疗上火很有效。”

这对夫妇放下担子才不多一会儿,两大箩筐的腊梅便已售完,可见腊梅受人喜爱的程度之深。那么,在毕节,哪里可以观赏到腊梅、买到腊梅呢?1月20日,民生视点栏目记者一行带领大家一起,试图在毕节寻找并不多见的腊梅花香。

“三九”寒天里 腊梅迎风开

经过记者的一番探索后了解到,毕节城区仅有两家销售腊梅:一家是某花店,据花店老板介绍,他们店里的腊梅花都是从外地进来的;另一家位于七星关区观音桥办事处白家塘村村民糜崇政家,也就是前面提到的在南关桥卖腊梅的夫妇,他们所卖的腊梅,均是自己种植的。

于是,记者打算到糜崇政家一睹腊梅的风采。

1月20日,雪后初晴,糜崇政家周围的山坡上,雪还未完全化。屋后的园子里种满了各种花卉,房顶上摆满了盆景。然而最显眼的,就是满园的腊梅,在这寒冬时节独自开放,香气四溢,似乎在向人彰显着什么、倾诉着什么。

糜崇政介绍,据他所知,真正自己种植自己卖腊梅的人家,在毕节除了他们家外,还有一家,但那家人只种植了一株腊梅,而他们家共种植了一亩半,品种有素心梅、檀香梅、黄腊梅、绿梅等。“素心梅的特点是花朵特别大,没有杂色,这是腊梅中最好的;檀香梅的花蕊呈淡红色,另外,味道比较独特;黄腊梅的花蕊也呈红色,只是颜色比檀香梅的要深一点;绿梅的花蕊呈淡绿色。”

每年的冬天,腊梅迎风而开。这个时候,也是糜崇政夫妻俩最忙碌的季节,几乎每天,他们都要在这一亩多的腊梅园里选枝、修剪,然后挑上两大箩筐的腊梅到街上去卖。

“选那种花半开或全开的枝条,剪下来,然后修一下边角,然后长挨着长的、短的挨着短的,长的四五支捆成一把,短的就多放点。拿到街上去,小把10元到30元不等,一会儿就卖完了,一天能卖好几百。”糜崇政说,从他们家到毕节城区,需走一个多小时的路。“虽说我们这有公交车去城里,但是挑着两大箩筐花,人家怎么能让你上车?就算司机让你上了,你也上不去。”

除了冬季外,一年中的其他季节,糜崇政夫妻俩也要时时到梅园里去看看。“种花是一个细致活,一年四季都有忙的,其他季节需要给它们松土、除草、剪枝等。”

然而尽管种腊梅是一件很麻烦的事,糜崇政却不愿放弃。“我已经爱上了腊梅,它只有在冬天才凌寒而开,这种气节,就像我们中国人一样。”

为何糜崇政对腊梅会如此的情有独钟?这还得从上世纪70年代说起。

爱上腊梅 决心培育

糜崇政介绍,他自小就很喜欢种花,读书时,在书上看到了有关腊梅的文章,觉得甚是喜欢,“可惜不知道怎么栽种,当时也没有树种。”

一九七几年的一个冬天,糜崇政因有事去了趟贵阳,在一条街道的人行道上,他看到了一背着背篼卖腊梅的人。“一块钱一小捆,买的人还相当多。”

糜崇政便向此人咨询,“那个人告诉了我一些种植腊梅的知识,当听到他说腊梅是冬天才开并且很香时,我就特别喜欢。冬天因为冷,开的花特别少,这种花居然能在这么冷的天里开,觉得特别好。”

从贵阳回来后,糜崇政便下定决心种腊梅。“我找了好久后,在一个姓肖的朋友家看到了腊梅,就问他要了几颗种子,回来种上。几年后就开了花,并且越传越多。后来我还经常查看有关腊梅的知识,还常跟人讨论,后来在别人口中听说农科所引进了几颗素心梅,是很好的品种,我就去买了一些,拿回来嫁接。就这样,我的腊梅品种越来越多。”

他告诉记者,他喜欢腊梅是因为腊梅耐得住寒冷,越冷的日子里就越开得灿烂,这对他的感触很深。

想扩大种植 曾遭家人反对

腊梅改变了他的生活

如今对于糜崇政来说,腊梅已成了他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事物,与此同时,腊梅也让他们家的经济水平和生活质量得到了提高。“前几年一年能买到几千块钱,这两年每年都能卖到一万多。”糜崇政说,就是有了这些腊梅,才让他的三个孩子顺顺利利的读完了书。

除此之外,糜崇政对腊梅的了解,也逐渐加深。“腊梅的花期在冬季,花期为两三个月,从每年的12月份到次年的2月份。腊梅对气候的要求很高,雪下得越多、阳光越多,花就开得越大越多,但是不能有霜,像前些天,由于霜太多,好多腊梅花都被霜打死了。”说到腊梅,糜崇政便滔滔不绝。

“本身就很喜欢腊梅花,但是毕节太少了,很少有卖。”家住毕节城区麻园路的罗女士告诉记者,自己很喜欢腊梅,随便在家里插上一束,一股淡淡的香便溢满全屋,“除了能净化空气外,看着腊梅在花瓶里慢慢开放的过程也很美。这个不仅味道好闻,而且放的时间也很长,一束腊梅可以在家里放上一个月都不坏。”

希望守着梅园过日子

腊梅给糜崇政带来的不仅是物质上的满足,更重要的是给予了他一种精神上的满足、情感的寄托,每每谈到别人向他讨教种植腊梅的经验时,他的脸上总是绽放出笑容。

可是,城区建设范围向郊区的快速扩展,让糜崇政变得很忧心。因为最近,他听说他的梅园被列入了征用范围。“说是用来修高速路,桩都已经插了。”糜崇政说,被征用后,他或许可以得到一些赔偿,但是他宁愿不要钱,他希望征用方能划出一片地来跟他换。“这样,我就可以继续种我的腊梅了。”

糜崇政告诉记者,自从种了腊梅后,他的性情变得温和。“以前我的脾气很暴躁,几句话不对就跟人吵起来了,但是种了这么多年的腊梅后,我现在都很少跟人闹矛盾了,那些以前看不惯的事情,也变得顺眼了。”

如今,在糜崇政的梅园里,种着一棵三十多年的腊梅,那是他的第一棵腊梅树。“有人出两万块钱给我买,我不答应,这棵树是我二十多岁的时候种的,已经陪了我三十多年了,有感情了,给我多少钱我都舍不得卖。”糜崇政说,如今,没事时,他就到梅园里去逛逛,“闻闻花香,除除草,感觉在梅园里要舒服些。”

现在,儿女已经长大成人,不再需要夫妻俩操心,糜崇政打算将梅园的面积再扩大,让喜欢腊梅的人有一个观赏的地方。“自己以后跟老伴老了不能再去卖梅花了,就在这梅花园里逛一逛,闻一闻花香,希望能培养儿子对腊梅的兴趣,继承自己的爱好。”

成功培育了几株腊梅后,糜崇政便打算大面积种植腊梅,学贵阳遇到的那个人一样,将腊梅剪下来拿出去买。这一想法立刻遭到了家人的反对。

“当时我一说,我老婆和我母亲都不答应,怕不好卖,把地浪费了,本来我们的地就不多。”谈到种植腊梅花的经历,糜崇政很是感慨。他说,当时自己决定要种植成片的腊梅时,家里人很不理解,母亲认为土地就是农民的生活来源,由于家住郊区,只要种上一些蔬菜瓜果,到成熟的时候拿到市场上去卖,还能有点收入。如果都种上花了,除了观赏外就没有其他的作用了。

母亲的反对强烈一度让糜崇政很沮丧。但是如此喜爱腊梅的他不愿轻易放弃,将家里的腊梅花拿到市场上去卖,打算用此方法来证明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后来,糜崇政的想法得到了母亲和妻子的认可,大面积种植腊梅的工作便被提上了日程。“就这样,母亲闻着腊梅的花香觉得精神,同时看到腊梅所带来的经济效益,慢慢也就不再反对了。”

“种植腊梅必须要很勤劳,幸苦的程度绝不亚于种植农作物。且不说那一亩多地里的腊梅树,就三楼的那两盆腊梅花,都要一周浇三次水,还得除草杀虫,像爱护孩子似的。”糜崇政说,由于本身就很喜爱腊梅,所以种植起来也感觉不到幸苦。

责任编辑:郭力艳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腊梅 村里 夫妻